加入国际站
返回旧版 新版反馈
关闭 评分
铜币:
剩余
* 评分才能提交噢
理由:

 | 
查看全部


  • 0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此帖是盖楼连载哦,一直在更新,点击右边这个按钮,可以选择只看该楼主,然后浏览楼主所有内容!



    我也来吐槽一下 。今天是我2014年的最后一单出货。理论上来说下面应该没有单了, 也就是说全年订单结束。目前开发的新客户没有出单迹象,应该是每年出单。 从2004年第一次踏足外贸,到今天,不知不觉做了10个年头了,时间真快呀。。。


    我也来写一下我的故事, 2004年是我大学毕业的第二年,我是青岛的一个三流大学毕业的,学的是化工专业,毕业后就在江苏这边找了一个化工厂上班。做实验室人员,可能是我的性格原因,安分不了, 没有几个月就不能忍受工作的枯燥无味,于是写了辞职报告走人(不过貌似我这样的三流本科生在当地是人才呀,经理留我做思想工作,又是要给我换工作岗位又是苦口婆心的教育我这行业有前途。。。)不过哥们不为所动,还是走了。


    当时就在网络上投简历,最后被一家外贸企业看中(PS: 哥们的外语是青岛大学生外语演讲第一名。。至于为什么一个学化工的外语学的比化工好,这个问题就是爱好,当时在大学学校学英语已经变成了我的最重要的娱乐活动。。。)


    当时这家外贸企业相当的大,做原料和成品,我进去后其实是做跟单,主要的工作是给大业务员跑腿,于是我认识了我事业生涯最重要的导师,我的师傅(也就是我跟单的那个业务员)他当时也是做了不长时间,一年也有几百万销售额,于是我的工作就是明天在各种各样的工厂里排计划,盯着货物出厂,然后协调大货生产当中遇到的问题,等等。很复杂,但是的确锻炼人,我的产品知识就是在那段非常时期奠定的。


    中间我师傅教了我很多,后来哪怕他见客户都把我一个跟单的带着,这在公司也被传送一时。

  • 3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后来的剧情比较狗血,但是我认为还是写出来,反正有没有人认识我这里,哈哈。。

    说一下我的第一单是怎样拿到的呢,当时我在的公司的业务量相当的大,大的业务员一年的销售额在两三千万很正常,那时候的客户一次下单都是几十个柜一单的和现在不可同日而语的。。

    当时业务员出单后,货物都是集中到公司的大仓库验货打包发货的,当时我已经在我师傅的推荐下,做业务了,但是当时的业务是没有任何平台的,唯一的平台就是等着老外上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没有任何的业务,唯一的业务就是没事的时候给师傅帮帮忙。。。

    后来我思考怎样才能有业务,后来我发现仓库的检验发货都是公开的,就是说仓库的检验单,发货单都是谁都可以看的。于是我就在别人不在意的时候把发货的地址和联系人的联系方式抄录下来,这些客人都是公司业务员的客人,在公司我是不敢联系的,只有晚上到家后才还偷偷联系看看。。

  • 5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这里可能有人说这样挖同事墙角不道德,我想说,我知道这样不道德,但是你们可能不知道当时的外贸情况,和现在完全是两回事,当时的外贸接单就是等着客户上门,而且上门都不一定给你货。。所以公司的那些老业务员有相当多的客人,但是我们这样的新人公司是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因为公司的业务量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决定公司未来的是那些手里拿有大量客户的老业务员,而新人其实无关紧要。这样的公司新陈代谢很困难,但是老业务员想自己创业也很困难,因为当时的量是很大的,很少有业务员可以自己承担这样庞大的费用。

    其实公司的老板是不会外语的,但是我现在还是很佩服他,50多岁的人了,但是那时候他在自学英语。虽然不是很成功,但是很用功。现在我们有事也会一起坐坐,当然他现在已经是相当大的大老板了。但是越有本事的人往往越平易近人,不是吗?

  • 8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还记得当时有一个业务量还可以的业务员,要跳槽自己做,陆总为这个事情相当生气,记得当时他带两个业务员直接飞到德国搞定了那个业务员最大的客户,这事情一直印象深刻,当时对那些大业务员也是很震撼的。

    做生意10年,见过的人不少,什么样的牛人都见过的,白手起家最牛的,我还是佩服陆总!

  • 9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继续。。。
    记得后来还真的被我联系到了两个客户,严格来说是3个,一个的沙特的,我们现在是老朋友了, 做成品的,量不大,所以没有被当时的业务员重视,应该说比较委屈,刚好我联系上他了,记得当时和他第一次电话聊天的时候直接是给我诉了半天的苦,说我们公司给他的货不好,货期太慢等等,像一个大孩子。。但是我当时年轻,虽然联系上了,但是单子小不敢做,也不敢出去做,居然互相聊了几个月都没有做单。。。这事情现在想想当时真的太纯洁了。。

    沙特的客人其实年纪比我大一点,也是年轻人,互相很快就熟悉了,我第一次出国就是去的沙特。。。他吹牛说他是沙特没落的王子。。。哈哈,现在想想时间真快,回忆是毒药呀,让人感叹时光荏苒。。

  • 57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其实我今年的业务量是下降的,俄罗斯的大客户14年不发力,所以业务量是下滑的,但是为什么我说轻松呢,我感觉比去年轻松多了,其实我认为就是一种心态问题,可能是自己上了年纪了,今年突然对很多的东西看的很轻,也看开了不少,体会了工作与家庭一样的重要。

    但是我还是认为人生最有闯劲的是25到30岁的档口,这样的年纪的人应该有一种疯狂的劲头,记得我第一次做单,一件产品,化工类的,具体产品就不说了,当时的中国根本没有能力做这样的产品,记得当时全中国只有天津一家企业有这样的产品配方(貌似说的绝对了,但是是事实)记得沙特的Mohamed给了3次的基础样都失败了,最后只有到天津的企业取经,但是毫无悬念的要带款提货,价格高的离谱,于是我们没有办法,只有买他的货,但是公司不出钱,怎么办?当时人被逼上绝路了,一旦被逼上绝路就什么都做得出来,记得当时我和一个跟单的(现在是我的主要干将了,跟了我7年了)商量说是要晚上翻厂墙到厂里的实验室偷配方,说做就做,但是狗血的是真的有几条护厂狗追着我们咬,当然最后也没有拿到配方,还差点打狂犬育苗。 后来还是送钱解决带款提货的问题。但是现在想想那时真是疯狂。


    后面有时间再跟新吧。我今天来帖子一看居然被冠名连载。。。这是要逼我跟新呀,但是本人真的没有这个习惯,我做事很没有规律性,可能是长期养成的习惯。有时间一定耐心写写,很多事情,回忆很乱,我又不习惯流水记账的写事情。


    但是还是感谢很多人回复,我还是感觉很爽,哈哈。

  • 161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不好意思,陪客户到杭州的西山玩了一圈,还以为帖子沉了,没想到这么多人回复。谢谢大家。

    上面有人对于挖同事墙角表示不屑,我表示理解,现在的我同样不屑而且也不忍心,现在的客户都是大家耗费极大的精力才搞定的,挖墙角就缺德了。。当然现在也无法理解10年前的外贸客户。我也不解释了。

    上次说是有了2个客户但是没有下单,应该说我一直不要他们的单,因为的确当时年轻不敢,怕其他业务员有察觉。后来我和师傅说了这事,师傅搭线在外面联系了一家工厂,但是也没有坐下来,因为我要求工厂以我的自己注册(后来也没有注册)的一家抬头走账,不同意,当时人家也不缺业务,所以最后还是没有谈妥,不了了之。

    没有办法,下面就说到我的离职。 2006年底公司业务结算,我挖脚的业务员康师傅(姓康,我们亲切的叫他康师傅)业绩第一,那一年他的业绩好像是5500万左右,我记得总利润是750万人民币,晚上他请客庆功,我师傅在受邀之列,我万分荣幸被师傅顺带着也去蹭饭。和师傅一桌。那晚很多人都很醉,包括我师傅,要散场的时候已经完全醉酒的师傅拉住我说了很多很多,从公司到老板再到创业等等。。也就是在这次谈话,我在脑海里第一次有了自己事业的未来蓝图,虽然还是很不成熟。也由此我打算离开公司,跳槽到当地的一家中等规模的公司。


    顺便说说我们的康师傅,也是风一样的男人,这位牛人是南京的高材生,有着优秀的学历和能力,就是脾气及其的臭,他是第一批进公司的,集团的壮大他也有一份功劳的,后来也自己出来单干了,初期很成功,但是越往后客人流失的越严重,这和他的脾气有极大的关系,当时那种外贸环境客人没有办法,越往后外贸竞争越剧烈,他必然要走上失败。说说他的脾气,一句话就是目空一切,天王老子也不放眼里,如果你和他在会谈,突然他起身走了,客人还以为上厕所,其实是他突然想起一件事,自己去办事了,在他的脑海里好像是没有礼貌一词的,也没有谁可以受得起他的礼貌。所以有时候性格的确重要的。

  • 192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帖子我会一直跟新的,不会断,但是最近一直要安排客户验厂和老外要到工厂看看,所以我也就无暇顾及了。
    上面有人说对我的做事方法不同意,我认为这是正常的,现在不是以前,10年的区别是天翻地覆的,现在的人也没有办法理解我们刚刚出来的时候的艰辛,但是做事嘛,我一直认为无外乎两点,就是自己的良心和自己的钱袋子,如果钱袋子对一个人的诱惑力要比良心对他的诱惑力要大的话,那他做事的风格可能就旁门左道一点,如果生活无忧,道德感强点,完全可以按着自己的良心做事情,这样一样成功。这没有什么号争论的。


    继续,我从公司辞职后进直接进来了同行业的一家公司(我就叫他W公司,它开头字母W)为什么进入这家公司,一个是以为这公司的老总和我师傅的老朋友,二个老总的魄力很合我的口味,具体来说就是一句话,给你充分的自由,资金方面全力支持,但是不看过程只看结果,这就是魄力,现在的企业老板很少有这样的魄力。所以我毅然决然的进入了。


    进入公司大约半个月时间,沙特和美国客户开始陆续下单,中间美国客户来验厂了一次,也是第一次看到我聊了1年的老朋友chris, 相见恨晚。 其实公司有工厂,但是我仔细分析过工厂,这工厂没有什么生产能力,完全是一个面子工厂,而我要保证我的产品的质量要最好的,然后我就开始收集信息确认工厂,最后确认了郊区的一家工厂,厂虽然不是特别大,但是能量很大,操作水平和机器都达到我的标准,于是我开始了自己的第一家合作工厂。 但是工厂唯一的缺点是距离我们公司太元, 有10公里的路,这对于当时一穷二白的我来说简直是噩梦,因为要怎样到厂里去是个大问题。


    可能现在人不理解,这是什么问题,我说一下那时的苦逼生活,公司的底薪是600元人民币,一个月,还要到厂里和工人疏通关系,还要做出一个大款的派头,基本上每个月都负债。说到这里我要感谢一个人,一个我会记一辈子的人,那时候我的女朋友,当时她在厂里工作,每个月大约有1600元的工资,如果加班算上每个月有2000元的工资,绝对的巨款呀,哈哈。那一段时间基本上每个月她都会过来,给我做一些吃的,然后给我几百元钱,她因为在另一个城市,来我这里大约要3个小时的车,所以大约一个月来一次,这几百元钱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无疑是最宝贵的。虽然最后没有走到一起,但是我会一直记得的,有些事情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记得那时没有钱吃饭为了省一顿午饭,基本上一到中午不管在哪里都会出现到公司按时吃饭,每天除了吃饭基本上看不到我人的,当然如果是吃饭时间我一准在。因为当时我在不断的和工厂协调。

    下次跟新吧。

  • 195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我做的产品是化学合成品,货值一般在50元左右一公斤,一个40HQ大约20-30万左右。这行当不好做的主要原因的两头都难,不是你找到客户就OK了,这才是开始,真正难的是吧货做好,什么叫做好,就是要和客人的样品保证各方面的品质基本上没有差异,差别率要求很高,所以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协调工厂,可以说我在工厂就是半个工程师,我做产品的差别率测试不比那些测试员差,所以基本上我对工厂能力,工厂产品特长的把控就尤为重要,因为不管什么工厂,你说任何的产品他都是一切OK,保证质量,保证速度,其实百分之80的工厂都在扯淡,真正当你的货样在他厂里确认的时候,烦死了是小儿科,如果做出问题,动辄就是几十万的损失。

    接上回,我记得是到公司要有3个月左右的样子,美国的客户给我下了第一个意义上的大单,20小柜,货值10万出头,这对于我来说绝对的大单,于是我就到工厂确认样,那时候也是没有见过世面,初生牛犊不怕虎,直接到厂里找老板说要谈判,当时和工厂老板吹牛,自己的单量有多大多大,要求老板降价,然后很潇洒的就说先给一个试单10万来做看看,唬的老板很是兴奋,真的就把价格谈下来了,以后也是我常用的一招。然后就是确认样,直接确认了几次样,然后做大货,当时记得做大货都是自己盯着工厂做,经常晚上12点回去,有一回要夜里两点,自己一个人往回走,而且那次连个自行车也没有,郊区又没有路灯,一条路上就我一个人,真是牛逼,想想当时的确是够大胆,一路居然走着就真的做回去了。


    其实那时候拿到订单不是兴奋,而是担忧,那种担忧是一种恐惧,有时候做梦都梦到货做砸了,欠款10万元的恐惧,10万元对于当时的我绝对是巨款,于是乎,起早贪黑,每天是在厂里盯着,后来和厂里的车间主任等也越来越熟了。

  • 198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对于一个将来如果想做SOHO的人来说,工厂比客户更加重要,工厂是你挖掘客户的利剑,如果把工厂搞定了,那么搞定客户的难度会降低很多,而且你也有自己的把握来度量客户要求,和客户在产品的销售,质量,国家区别等等方面探讨,对于一个稳定的客户,第一点是这个客户跑不掉,就是说客户离开你,他的产品质量没有保障,这一点就是绑架客户,第二点,就是要和客户公司里的上层有交集,这一点对于现在通过阿里比较难,但是你如果确认这个客户是可以培养的大客户,那么你就要尽快的到对方的公司看看,和对方的采购交流的过程当中要体现终端市场的了解,和对公司高层的了解,这不是绑架客户,相反,这是客户被你吸引的关键一点,现在的外贸很多人讲和客户做朋友,我对此的观点就是,这样的客户,给你的量永远都是有限的。因为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国外,生意伙伴之间的平衡很主要, 要做到淡如水的交流,但是这样的交流是建立在对你的 产品,人品,和专业认可的基础上,这样客户才敢下单给你,度一定要把握好。其他有很多隐晦的我就不说了,因为贸易每个人的做事方法都是不一样的,不同的方法,其实都是可以成功的。


    还是我困惑的就是阿里巴巴是不是对于化学合成品不专业,因为我也是最近才玩阿里。有很多不是太明白,为什么我的阿里贸易询盘?麻烦高手指点,是不是我产品太少?我大约有80个左右的产品在线。求指点

  • 199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阿里没有询盘

  • 209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上来吐槽,一下。


    被鹰戳眼了。 我上面说我有一个俄罗斯的大客户。采购总监和我是铁哥们,玩了好多年了。合作了也好多年。一年下来平均单量大约在600-800万之间。今年上半年下来200万左右的单子,下半年一张订单没有。


    这到不是客人生意不行,虽然俄罗斯局势动荡,而且汇率及其不稳定,但是在中国的采购量是没有什么变化的。我具体才挖出了原因,被一个同胞挖了墙角。不过我也认了。生意嘛,就是竞争的。


    但是让我不爽的是,那女人居然返旧账,说我13年初做的货有问题,一直闹到了俄罗斯的公司总部,现在我是焦头烂额,因为货物有问题这事,真的是说不清。因为没有货物可做到和样品完全一样的。这是不可能的。这太损了。我都没有反应你明目张胆挖我客户,你到时直接要把我彻底打倒。。。看样子还是对自己同胞下手狠多了。


    刚刚安逸了一下子,又有点忙了。。。

    回头再上来说进展。哈哈

  • 224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上次讲到哪的忘了,反正我现在的大客户有一个美国公司就是前期联系的美国公司,当时他的业务量不大,大约一年也就做个100万左右吧,而且和大家印象中的美国客户不同,对质量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色位要求相当变态,一个样品最终得到确认一般都是要求5次左右的,当时是不胜其烦。而且一开始做给的单量都是试单的规模,这一状态保持了有两年时间,07年底的时候他最大的中国供应商,中国青岛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倒闭,这时我的机会才算真正到来,单量立即暴增到300万左右,而且也第一次把我加入他们主要供应商的行列,现在就我知道的,他们的主要供应商有4个。我是最小的一个,但是这个公司相当稳定,也很正规,基本上什么时候下单都是可以预见的。后来和对方的采购经理也很熟了,很严肃的美国老头,第一次去我公司看样的时候,按惯例要带着他到处去玩,反正是要侍候好了,老头没有啥不良嗜好,唯一的是喜欢足球,很难想象一个都60出头了,对足球是相当的狂热,但是很遗憾本人对足球没有任何兴趣。所以基本上他和我讲足球相当于鸡同鸭讲了,完全是一种敷衍的劲头。但是他对我们的公司和企业已经肯定, 这就够了。其实关系点到为止,在我的定义里,铁哥们就是他有需要的产品第一个想到的是你,对你可以完美无缺的做好产品没有任何顾虑,做到这点就抓住客户了。吐槽一下,美国公司的中国办事处,经理是中国人。一句话概括,五毒俱全。哈哈,后面有他很有意思的事情。

  • 241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不好意思,更新慢了,但是我会更新,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一个业务员对产品的认知永远都是在做贸易的过程当中,做了很多单子后,也跌过很多的跟头,然后会越来越了解一个行业,如果一个人做贸易没有摔过大跟头,那他永远都是不成熟的,哪怕业务再大,往往越是顺风顺水,最后跌的越惨,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是敬畏,不知道人的力量有限,很多事情要谨小慎微,会太多狂妄自大不可一世。而对于07-08年的我来说就是这个状态,当时是顺风顺水的。07年我的销售额是500万左右,重点不是销售额,而是做的太过容易,我完全没有什么顾虑, 当时我和工厂已经磨合的相当好,我的货都是排在前面先做,和车间主任已经比较铁了。加上我当时的俄罗斯客户已经下单,虽然刚刚是试单,但是后续的发展前景已经可以看到了,可以说当时的我就没有自己不敢做的单子,就是希望单子越多越好。

    07年底我到美国参加美国公司的供应商大会。当时我的朋友,也是美国的客户给我介绍了一个客人,在当地是比较有名气的一家大型贸易公司的采购代表是中国人。聊的也比较好,当时他也是刚刚结束年底的订单处理,就一起回国的,大约是有23个月的时间,他给我说有大单给我,但是提成平分,单量也不是特别大,大约是有30万左右,其实就一个小单,但是利润大,因为他在中间页做手脚了,而且也是比较简单的。于是我就接下来了,当时也没有多想,由于对他和他的公司也比较熟悉,所以干脆就是后TT的。这一笔是我的第一个打跟头,损失16万。基本上是我所以积蓄一扫而空而且老板还垫付了一些。为什么?很简单,不是产品问题,也不是对方公司问题,很简单的一个细节,就是你接单的时候没有打通公司的关节,天真的以为有一个朋友在就一起没有问题,其实不知道你朋友也在吹牛,他在公司也是小人物,只有下单,就是按照采购经理的暗示下单,这一单由于是属于小单,所以他们经理就让他单独处理了,但是我接了单到出货,经理都完全不知道,于是问他就来了,我的货就被出问题了。
    其实做时间长了贸易的人都应该知道,没有货是没有问题的,所有的货都是有问题的,关键就是你货的问题在对方公司的接受范围内,而对方公司又没有打算玩你,那就是没有问题的货。所以做事情前一定要多想想是不是有关节没有打通,切勿狂妄自大。 一旦贸易做多了,就会有这样的问题出现的。


    记我的第一个跟头。

  • 262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上次讲我第一次大放血,其实这次大放血对我也是一个教训,以后我对合作对象的选择上也是越来越慎重,当然我最后也没有和美国的采购(就叫他峰哥吧)闹翻,相反,我合作的很好,只不过是没有和他公司正式合作过了,峰哥是高材生,就是现在的什么985什么的大学生,所以他的同学都是各行各业里的精英,以后玩熟了他也给我介绍他的同学,大家也一起吃过饭,其实也是资源,虽然可能目前用不上,但是人脉就是资源。要用的时候才知道人脉的大用处。


    年初的时候对于我的生意最大的一次危机出现,我一直合作的工厂被行业的大佬收购,整个工厂都要重新布局,自然我也被打乱了阵脚,那一段时间真是焦头烂额,货出不来,出来了又怕没有保障,还好我的客户都是很稳定的老客户,基本上对我都是很信任的了,货期也是可以商量的,比较工厂出状况大家都紧张,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得不开始寻找新的工厂,但是一个好的工厂其实比一个好的客户更加难得,最后也是没有办法,我到朋友那里打听,到市场上打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工厂可以先试试的。

    一次在KTV和朋友聚会的时候,一个朋友带来的朋友也刚好听说了我的事情,就主动给我介绍了一家,也是在郊区,老板姓钱,有60岁,后来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就去到那家厂里看了看,约定说周日过去看看,周日的时候朋友开车就匆匆忙忙过去了,因为以前也没有听说过,自己也没有报什么大的希望,主要还是想看看厂子的规模等等。

    到了工厂刚好厂里在卸原料,把车当在了厂门口,我们就等着,一会我朋友就老远的对着装卸工人叫到,祁总。我还纳闷呢,一个看样子有五六十的老人走了过来,边走边打招呼,于是我确认,他就是老板,一个颇为传奇的人物,我们也是从那时候认识的,一直合作到现在,他是我最重要的供应商,我们的关系应该是互相扶持更合适。

    从第一次见面其实就透露出了他的性格,那就是务实,认真负责。实际也正是这样,在这个行业他是真正的前辈,那天我们聊的很好,可以说是一见如故,我把样品制备了一下,直接就投首样到他的厂里,过去没有出任何问题,大约有两周左右的磨合后,我的大货就可以在祁总的厂里生产。我一直认为这就是一种缘分,在生意场上是要有这样的人的,这样的人对于你的发展是起到一个质的飞越的。

    下次我讲讲他的故事。我觉得他是身上有着老一辈人的那种沉着和干练。没有浮夸,更多的是一直对生活的感恩。

  • 287 楼#

    cn1511651386

    • 粉丝
      72
    • 人气
      103
    • 积分
      0
    • 铜币
      146

    其实看到有人大谈职业道德,我一直认为如果做贸易到一定阶段,这些也就淡化了,我们遵循的道德是生意场上的道德,是一若千斤的合作态度,是待人接物的恳切实在。

    当你的小朋友都认为你是一若千斤的人,你就是道德的人。人起码要把自己养活了再谈什么高尚人格,换做现在的我当然也不会做一些小偷小摸的事情,但是你如果连自己都没有养活,凭什么说高尚?不说啥无聊的了。



    其实对于我来说我一直认为贸易的最终归属就是工厂,当你的贸易做的很成功了,那么开办工厂就是一个质的飞越,而祁总就是典范,他是中国第二代出来创业的,当时的贸易环境其实也很差,因为货物的品质一直没有保障,技术落后,所以销路也是同样不好,90年代初在青岛服役,后来就被派送到青岛的一家国有企业保卫科供职,他也是很圆滑,很快就和厂里的一些领导混的很熟了,当时的厂里情况是供不应求,想要货要提前打钱过来,然后按计划发货,他的工作也是很滋润。

    但是到90年代中期,厂里的业务开始下滑,由于和供销的领导关系很好,大家一起玩的时候那些领导也说出了这方面的疑虑,祁总抓住计划毛遂自荐要求给厂里到东北去打开销路,因为也是很熟了,领导也是很信任他,于是就让他去,保留军职,但是转驻地。

    也是抓住这个机会开始长足发展了,因为那地方其实业务是空白,但是市场很好做,起码是在那两年是那样,也是那两年奠定了祁总的客户资源,当时的发货量用他的话说就是基本上每天的发货都在十几万二十几万的发货。一件事他讲给我的很深刻,当时为了和一个大客户套近乎,于是每天都到客户的办公室去,大家一起聊天,抽烟的烟灰居然熏黑了沙发上面的相框,那个年代的激情又是我们不能理解的,其实更多的也是生存的激情,现在生存较之一起要滋润了也容易了。现在都是讲发展,很少讲生存了。


    但是在当时就是生存,先解决钱的问题,再说其他。后来等厂里回过味来自己派人到市场的时候,祁总的客户也很稳定了,当然后来去的人一样也是有大把的机会的。其中发财自己干现在身价几千万的我也认识好几个,都是风云人物。



  • 此帖是盖楼连载哦,一直在更新,点击右边这个按钮,可以选择只看该楼主,然后浏览楼主所有内容!



    我也来吐槽一下 。今天是我2014年的最后一单出货。理论上来说下面应该没有单了, 也就是说全年订单结束。目前开发的新客户没有出单迹象,应该是每年出单。 从2004年第一次踏足外贸,到今天,不知不觉做了10个年头了,时间真快呀。。。


    我也来写一下我的故事, 2004年是我大学毕业的第二年,我是青岛的一个三流大学毕业的,学的是化工专业,毕业后就在江苏这边找了一个化工厂上班。做实验室人员,可能是我的性格原因,安分不了, 没有几个月就不能忍受工作的枯燥无味,于是写了辞职报告走人(不过貌似我这样的三流本科生在当地是人才呀,经理留我做思想工作,又是要给我换工作岗位又是苦口婆心的教育我这行业有前途。。。)不过哥们不为所动,还是走了。


    当时就在网络上投简历,最后被一家外贸企业看中(PS: 哥们的外语是青岛大学生外语演讲第一名。。至于为什么一个学化工的外语学的比化工好,这个问题就是爱好,当时在大学学校学英语已经变成了我的最重要的娱乐活动。。。)


    当时这家外贸企业相当的大,做原料和成品,我进去后其实是做跟单,主要的工作是给大业务员跑腿,于是我认识了我事业生涯最重要的导师,我的师傅(也就是我跟单的那个业务员)他当时也是做了不长时间,一年也有几百万销售额,于是我的工作就是明天在各种各样的工厂里排计划,盯着货物出厂,然后协调大货生产当中遇到的问题,等等。很复杂,但是的确锻炼人,我的产品知识就是在那段非常时期奠定的。


    中间我师傅教了我很多,后来哪怕他见客户都把我一个跟单的带着,这在公司也被传送一时。



  • 后来的剧情比较狗血,但是我认为还是写出来,反正有没有人认识我这里,哈哈。。

    说一下我的第一单是怎样拿到的呢,当时我在的公司的业务量相当的大,大的业务员一年的销售额在两三千万很正常,那时候的客户一次下单都是几十个柜一单的和现在不可同日而语的。。

    当时业务员出单后,货物都是集中到公司的大仓库验货打包发货的,当时我已经在我师傅的推荐下,做业务了,但是当时的业务是没有任何平台的,唯一的平台就是等着老外上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没有任何的业务,唯一的业务就是没事的时候给师傅帮帮忙。。。

    后来我思考怎样才能有业务,后来我发现仓库的检验发货都是公开的,就是说仓库的检验单,发货单都是谁都可以看的。于是我就在别人不在意的时候把发货的地址和联系人的联系方式抄录下来,这些客人都是公司业务员的客人,在公司我是不敢联系的,只有晚上到家后才还偷偷联系看看。。



  • 这里可能有人说这样挖同事墙角不道德,我想说,我知道这样不道德,但是你们可能不知道当时的外贸情况,和现在完全是两回事,当时的外贸接单就是等着客户上门,而且上门都不一定给你货。。所以公司的那些老业务员有相当多的客人,但是我们这样的新人公司是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因为公司的业务量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决定公司未来的是那些手里拿有大量客户的老业务员,而新人其实无关紧要。这样的公司新陈代谢很困难,但是老业务员想自己创业也很困难,因为当时的量是很大的,很少有业务员可以自己承担这样庞大的费用。

    其实公司的老板是不会外语的,但是我现在还是很佩服他,50多岁的人了,但是那时候他在自学英语。虽然不是很成功,但是很用功。现在我们有事也会一起坐坐,当然他现在已经是相当大的大老板了。但是越有本事的人往往越平易近人,不是吗?



  • 还记得当时有一个业务量还可以的业务员,要跳槽自己做,陆总为这个事情相当生气,记得当时他带两个业务员直接飞到德国搞定了那个业务员最大的客户,这事情一直印象深刻,当时对那些大业务员也是很震撼的。

    做生意10年,见过的人不少,什么样的牛人都见过的,白手起家最牛的,我还是佩服陆总!



  • 继续。。。
    记得后来还真的被我联系到了两个客户,严格来说是3个,一个的沙特的,我们现在是老朋友了, 做成品的,量不大,所以没有被当时的业务员重视,应该说比较委屈,刚好我联系上他了,记得当时和他第一次电话聊天的时候直接是给我诉了半天的苦,说我们公司给他的货不好,货期太慢等等,像一个大孩子。。但是我当时年轻,虽然联系上了,但是单子小不敢做,也不敢出去做,居然互相聊了几个月都没有做单。。。这事情现在想想当时真的太纯洁了。。

    沙特的客人其实年纪比我大一点,也是年轻人,互相很快就熟悉了,我第一次出国就是去的沙特。。。他吹牛说他是沙特没落的王子。。。哈哈,现在想想时间真快,回忆是毒药呀,让人感叹时光荏苒。。



  • 其实我今年的业务量是下降的,俄罗斯的大客户14年不发力,所以业务量是下滑的,但是为什么我说轻松呢,我感觉比去年轻松多了,其实我认为就是一种心态问题,可能是自己上了年纪了,今年突然对很多的东西看的很轻,也看开了不少,体会了工作与家庭一样的重要。

    但是我还是认为人生最有闯劲的是25到30岁的档口,这样的年纪的人应该有一种疯狂的劲头,记得我第一次做单,一件产品,化工类的,具体产品就不说了,当时的中国根本没有能力做这样的产品,记得当时全中国只有天津一家企业有这样的产品配方(貌似说的绝对了,但是是事实)记得沙特的Mohamed给了3次的基础样都失败了,最后只有到天津的企业取经,但是毫无悬念的要带款提货,价格高的离谱,于是我们没有办法,只有买他的货,但是公司不出钱,怎么办?当时人被逼上绝路了,一旦被逼上绝路就什么都做得出来,记得当时我和一个跟单的(现在是我的主要干将了,跟了我7年了)商量说是要晚上翻厂墙到厂里的实验室偷配方,说做就做,但是狗血的是真的有几条护厂狗追着我们咬,当然最后也没有拿到配方,还差点打狂犬育苗。 后来还是送钱解决带款提货的问题。但是现在想想那时真是疯狂。


    后面有时间再跟新吧。我今天来帖子一看居然被冠名连载。。。这是要逼我跟新呀,但是本人真的没有这个习惯,我做事很没有规律性,可能是长期养成的习惯。有时间一定耐心写写,很多事情,回忆很乱,我又不习惯流水记账的写事情。


    但是还是感谢很多人回复,我还是感觉很爽,哈哈。



  • 不好意思,陪客户到杭州的西山玩了一圈,还以为帖子沉了,没想到这么多人回复。谢谢大家。

    上面有人对于挖同事墙角表示不屑,我表示理解,现在的我同样不屑而且也不忍心,现在的客户都是大家耗费极大的精力才搞定的,挖墙角就缺德了。。当然现在也无法理解10年前的外贸客户。我也不解释了。

    上次说是有了2个客户但是没有下单,应该说我一直不要他们的单,因为的确当时年轻不敢,怕其他业务员有察觉。后来我和师傅说了这事,师傅搭线在外面联系了一家工厂,但是也没有坐下来,因为我要求工厂以我的自己注册(后来也没有注册)的一家抬头走账,不同意,当时人家也不缺业务,所以最后还是没有谈妥,不了了之。

    没有办法,下面就说到我的离职。 2006年底公司业务结算,我挖脚的业务员康师傅(姓康,我们亲切的叫他康师傅)业绩第一,那一年他的业绩好像是5500万左右,我记得总利润是750万人民币,晚上他请客庆功,我师傅在受邀之列,我万分荣幸被师傅顺带着也去蹭饭。和师傅一桌。那晚很多人都很醉,包括我师傅,要散场的时候已经完全醉酒的师傅拉住我说了很多很多,从公司到老板再到创业等等。。也就是在这次谈话,我在脑海里第一次有了自己事业的未来蓝图,虽然还是很不成熟。也由此我打算离开公司,跳槽到当地的一家中等规模的公司。


    顺便说说我们的康师傅,也是风一样的男人,这位牛人是南京的高材生,有着优秀的学历和能力,就是脾气及其的臭,他是第一批进公司的,集团的壮大他也有一份功劳的,后来也自己出来单干了,初期很成功,但是越往后客人流失的越严重,这和他的脾气有极大的关系,当时那种外贸环境客人没有办法,越往后外贸竞争越剧烈,他必然要走上失败。说说他的脾气,一句话就是目空一切,天王老子也不放眼里,如果你和他在会谈,突然他起身走了,客人还以为上厕所,其实是他突然想起一件事,自己去办事了,在他的脑海里好像是没有礼貌一词的,也没有谁可以受得起他的礼貌。所以有时候性格的确重要的。



  • 帖子我会一直跟新的,不会断,但是最近一直要安排客户验厂和老外要到工厂看看,所以我也就无暇顾及了。
    上面有人说对我的做事方法不同意,我认为这是正常的,现在不是以前,10年的区别是天翻地覆的,现在的人也没有办法理解我们刚刚出来的时候的艰辛,但是做事嘛,我一直认为无外乎两点,就是自己的良心和自己的钱袋子,如果钱袋子对一个人的诱惑力要比良心对他的诱惑力要大的话,那他做事的风格可能就旁门左道一点,如果生活无忧,道德感强点,完全可以按着自己的良心做事情,这样一样成功。这没有什么号争论的。


    继续,我从公司辞职后进直接进来了同行业的一家公司(我就叫他W公司,它开头字母W)为什么进入这家公司,一个是以为这公司的老总和我师傅的老朋友,二个老总的魄力很合我的口味,具体来说就是一句话,给你充分的自由,资金方面全力支持,但是不看过程只看结果,这就是魄力,现在的企业老板很少有这样的魄力。所以我毅然决然的进入了。


    进入公司大约半个月时间,沙特和美国客户开始陆续下单,中间美国客户来验厂了一次,也是第一次看到我聊了1年的老朋友chris, 相见恨晚。 其实公司有工厂,但是我仔细分析过工厂,这工厂没有什么生产能力,完全是一个面子工厂,而我要保证我的产品的质量要最好的,然后我就开始收集信息确认工厂,最后确认了郊区的一家工厂,厂虽然不是特别大,但是能量很大,操作水平和机器都达到我的标准,于是我开始了自己的第一家合作工厂。 但是工厂唯一的缺点是距离我们公司太元, 有10公里的路,这对于当时一穷二白的我来说简直是噩梦,因为要怎样到厂里去是个大问题。


    可能现在人不理解,这是什么问题,我说一下那时的苦逼生活,公司的底薪是600元人民币,一个月,还要到厂里和工人疏通关系,还要做出一个大款的派头,基本上每个月都负债。说到这里我要感谢一个人,一个我会记一辈子的人,那时候我的女朋友,当时她在厂里工作,每个月大约有1600元的工资,如果加班算上每个月有2000元的工资,绝对的巨款呀,哈哈。那一段时间基本上每个月她都会过来,给我做一些吃的,然后给我几百元钱,她因为在另一个城市,来我这里大约要3个小时的车,所以大约一个月来一次,这几百元钱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无疑是最宝贵的。虽然最后没有走到一起,但是我会一直记得的,有些事情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记得那时没有钱吃饭为了省一顿午饭,基本上一到中午不管在哪里都会出现到公司按时吃饭,每天除了吃饭基本上看不到我人的,当然如果是吃饭时间我一准在。因为当时我在不断的和工厂协调。

    下次跟新吧。



  • 我做的产品是化学合成品,货值一般在50元左右一公斤,一个40HQ大约20-30万左右。这行当不好做的主要原因的两头都难,不是你找到客户就OK了,这才是开始,真正难的是吧货做好,什么叫做好,就是要和客人的样品保证各方面的品质基本上没有差异,差别率要求很高,所以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协调工厂,可以说我在工厂就是半个工程师,我做产品的差别率测试不比那些测试员差,所以基本上我对工厂能力,工厂产品特长的把控就尤为重要,因为不管什么工厂,你说任何的产品他都是一切OK,保证质量,保证速度,其实百分之80的工厂都在扯淡,真正当你的货样在他厂里确认的时候,烦死了是小儿科,如果做出问题,动辄就是几十万的损失。

    接上回,我记得是到公司要有3个月左右的样子,美国的客户给我下了第一个意义上的大单,20小柜,货值10万出头,这对于我来说绝对的大单,于是我就到工厂确认样,那时候也是没有见过世面,初生牛犊不怕虎,直接到厂里找老板说要谈判,当时和工厂老板吹牛,自己的单量有多大多大,要求老板降价,然后很潇洒的就说先给一个试单10万来做看看,唬的老板很是兴奋,真的就把价格谈下来了,以后也是我常用的一招。然后就是确认样,直接确认了几次样,然后做大货,当时记得做大货都是自己盯着工厂做,经常晚上12点回去,有一回要夜里两点,自己一个人往回走,而且那次连个自行车也没有,郊区又没有路灯,一条路上就我一个人,真是牛逼,想想当时的确是够大胆,一路居然走着就真的做回去了。


    其实那时候拿到订单不是兴奋,而是担忧,那种担忧是一种恐惧,有时候做梦都梦到货做砸了,欠款10万元的恐惧,10万元对于当时的我绝对是巨款,于是乎,起早贪黑,每天是在厂里盯着,后来和厂里的车间主任等也越来越熟了。



  • 对于一个将来如果想做SOHO的人来说,工厂比客户更加重要,工厂是你挖掘客户的利剑,如果把工厂搞定了,那么搞定客户的难度会降低很多,而且你也有自己的把握来度量客户要求,和客户在产品的销售,质量,国家区别等等方面探讨,对于一个稳定的客户,第一点是这个客户跑不掉,就是说客户离开你,他的产品质量没有保障,这一点就是绑架客户,第二点,就是要和客户公司里的上层有交集,这一点对于现在通过阿里比较难,但是你如果确认这个客户是可以培养的大客户,那么你就要尽快的到对方的公司看看,和对方的采购交流的过程当中要体现终端市场的了解,和对公司高层的了解,这不是绑架客户,相反,这是客户被你吸引的关键一点,现在的外贸很多人讲和客户做朋友,我对此的观点就是,这样的客户,给你的量永远都是有限的。因为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国外,生意伙伴之间的平衡很主要, 要做到淡如水的交流,但是这样的交流是建立在对你的 产品,人品,和专业认可的基础上,这样客户才敢下单给你,度一定要把握好。其他有很多隐晦的我就不说了,因为贸易每个人的做事方法都是不一样的,不同的方法,其实都是可以成功的。


    还是我困惑的就是阿里巴巴是不是对于化学合成品不专业,因为我也是最近才玩阿里。有很多不是太明白,为什么我的阿里贸易询盘?麻烦高手指点,是不是我产品太少?我大约有80个左右的产品在线。求指点



  • 阿里没有询盘



  • 上来吐槽,一下。


    被鹰戳眼了。 我上面说我有一个俄罗斯的大客户。采购总监和我是铁哥们,玩了好多年了。合作了也好多年。一年下来平均单量大约在600-800万之间。今年上半年下来200万左右的单子,下半年一张订单没有。


    这到不是客人生意不行,虽然俄罗斯局势动荡,而且汇率及其不稳定,但是在中国的采购量是没有什么变化的。我具体才挖出了原因,被一个同胞挖了墙角。不过我也认了。生意嘛,就是竞争的。


    但是让我不爽的是,那女人居然返旧账,说我13年初做的货有问题,一直闹到了俄罗斯的公司总部,现在我是焦头烂额,因为货物有问题这事,真的是说不清。因为没有货物可做到和样品完全一样的。这是不可能的。这太损了。我都没有反应你明目张胆挖我客户,你到时直接要把我彻底打倒。。。看样子还是对自己同胞下手狠多了。


    刚刚安逸了一下子,又有点忙了。。。

    回头再上来说进展。哈哈



  • 上次讲到哪的忘了,反正我现在的大客户有一个美国公司就是前期联系的美国公司,当时他的业务量不大,大约一年也就做个100万左右吧,而且和大家印象中的美国客户不同,对质量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色位要求相当变态,一个样品最终得到确认一般都是要求5次左右的,当时是不胜其烦。而且一开始做给的单量都是试单的规模,这一状态保持了有两年时间,07年底的时候他最大的中国供应商,中国青岛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倒闭,这时我的机会才算真正到来,单量立即暴增到300万左右,而且也第一次把我加入他们主要供应商的行列,现在就我知道的,他们的主要供应商有4个。我是最小的一个,但是这个公司相当稳定,也很正规,基本上什么时候下单都是可以预见的。后来和对方的采购经理也很熟了,很严肃的美国老头,第一次去我公司看样的时候,按惯例要带着他到处去玩,反正是要侍候好了,老头没有啥不良嗜好,唯一的是喜欢足球,很难想象一个都60出头了,对足球是相当的狂热,但是很遗憾本人对足球没有任何兴趣。所以基本上他和我讲足球相当于鸡同鸭讲了,完全是一种敷衍的劲头。但是他对我们的公司和企业已经肯定, 这就够了。其实关系点到为止,在我的定义里,铁哥们就是他有需要的产品第一个想到的是你,对你可以完美无缺的做好产品没有任何顾虑,做到这点就抓住客户了。吐槽一下,美国公司的中国办事处,经理是中国人。一句话概括,五毒俱全。哈哈,后面有他很有意思的事情。



  • 不好意思,更新慢了,但是我会更新,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一个业务员对产品的认知永远都是在做贸易的过程当中,做了很多单子后,也跌过很多的跟头,然后会越来越了解一个行业,如果一个人做贸易没有摔过大跟头,那他永远都是不成熟的,哪怕业务再大,往往越是顺风顺水,最后跌的越惨,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是敬畏,不知道人的力量有限,很多事情要谨小慎微,会太多狂妄自大不可一世。而对于07-08年的我来说就是这个状态,当时是顺风顺水的。07年我的销售额是500万左右,重点不是销售额,而是做的太过容易,我完全没有什么顾虑, 当时我和工厂已经磨合的相当好,我的货都是排在前面先做,和车间主任已经比较铁了。加上我当时的俄罗斯客户已经下单,虽然刚刚是试单,但是后续的发展前景已经可以看到了,可以说当时的我就没有自己不敢做的单子,就是希望单子越多越好。

    07年底我到美国参加美国公司的供应商大会。当时我的朋友,也是美国的客户给我介绍了一个客人,在当地是比较有名气的一家大型贸易公司的采购代表是中国人。聊的也比较好,当时他也是刚刚结束年底的订单处理,就一起回国的,大约是有23个月的时间,他给我说有大单给我,但是提成平分,单量也不是特别大,大约是有30万左右,其实就一个小单,但是利润大,因为他在中间页做手脚了,而且也是比较简单的。于是我就接下来了,当时也没有多想,由于对他和他的公司也比较熟悉,所以干脆就是后TT的。这一笔是我的第一个打跟头,损失16万。基本上是我所以积蓄一扫而空而且老板还垫付了一些。为什么?很简单,不是产品问题,也不是对方公司问题,很简单的一个细节,就是你接单的时候没有打通公司的关节,天真的以为有一个朋友在就一起没有问题,其实不知道你朋友也在吹牛,他在公司也是小人物,只有下单,就是按照采购经理的暗示下单,这一单由于是属于小单,所以他们经理就让他单独处理了,但是我接了单到出货,经理都完全不知道,于是问他就来了,我的货就被出问题了。
    其实做时间长了贸易的人都应该知道,没有货是没有问题的,所有的货都是有问题的,关键就是你货的问题在对方公司的接受范围内,而对方公司又没有打算玩你,那就是没有问题的货。所以做事情前一定要多想想是不是有关节没有打通,切勿狂妄自大。 一旦贸易做多了,就会有这样的问题出现的。


    记我的第一个跟头。



  • 上次讲我第一次大放血,其实这次大放血对我也是一个教训,以后我对合作对象的选择上也是越来越慎重,当然我最后也没有和美国的采购(就叫他峰哥吧)闹翻,相反,我合作的很好,只不过是没有和他公司正式合作过了,峰哥是高材生,就是现在的什么985什么的大学生,所以他的同学都是各行各业里的精英,以后玩熟了他也给我介绍他的同学,大家也一起吃过饭,其实也是资源,虽然可能目前用不上,但是人脉就是资源。要用的时候才知道人脉的大用处。


    年初的时候对于我的生意最大的一次危机出现,我一直合作的工厂被行业的大佬收购,整个工厂都要重新布局,自然我也被打乱了阵脚,那一段时间真是焦头烂额,货出不来,出来了又怕没有保障,还好我的客户都是很稳定的老客户,基本上对我都是很信任的了,货期也是可以商量的,比较工厂出状况大家都紧张,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得不开始寻找新的工厂,但是一个好的工厂其实比一个好的客户更加难得,最后也是没有办法,我到朋友那里打听,到市场上打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工厂可以先试试的。

    一次在KTV和朋友聚会的时候,一个朋友带来的朋友也刚好听说了我的事情,就主动给我介绍了一家,也是在郊区,老板姓钱,有60岁,后来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就去到那家厂里看了看,约定说周日过去看看,周日的时候朋友开车就匆匆忙忙过去了,因为以前也没有听说过,自己也没有报什么大的希望,主要还是想看看厂子的规模等等。

    到了工厂刚好厂里在卸原料,把车当在了厂门口,我们就等着,一会我朋友就老远的对着装卸工人叫到,祁总。我还纳闷呢,一个看样子有五六十的老人走了过来,边走边打招呼,于是我确认,他就是老板,一个颇为传奇的人物,我们也是从那时候认识的,一直合作到现在,他是我最重要的供应商,我们的关系应该是互相扶持更合适。

    从第一次见面其实就透露出了他的性格,那就是务实,认真负责。实际也正是这样,在这个行业他是真正的前辈,那天我们聊的很好,可以说是一见如故,我把样品制备了一下,直接就投首样到他的厂里,过去没有出任何问题,大约有两周左右的磨合后,我的大货就可以在祁总的厂里生产。我一直认为这就是一种缘分,在生意场上是要有这样的人的,这样的人对于你的发展是起到一个质的飞越的。

    下次我讲讲他的故事。我觉得他是身上有着老一辈人的那种沉着和干练。没有浮夸,更多的是一直对生活的感恩。



  • 其实看到有人大谈职业道德,我一直认为如果做贸易到一定阶段,这些也就淡化了,我们遵循的道德是生意场上的道德,是一若千斤的合作态度,是待人接物的恳切实在。

    当你的小朋友都认为你是一若千斤的人,你就是道德的人。人起码要把自己养活了再谈什么高尚人格,换做现在的我当然也不会做一些小偷小摸的事情,但是你如果连自己都没有养活,凭什么说高尚?不说啥无聊的了。



    其实对于我来说我一直认为贸易的最终归属就是工厂,当你的贸易做的很成功了,那么开办工厂就是一个质的飞越,而祁总就是典范,他是中国第二代出来创业的,当时的贸易环境其实也很差,因为货物的品质一直没有保障,技术落后,所以销路也是同样不好,90年代初在青岛服役,后来就被派送到青岛的一家国有企业保卫科供职,他也是很圆滑,很快就和厂里的一些领导混的很熟了,当时的厂里情况是供不应求,想要货要提前打钱过来,然后按计划发货,他的工作也是很滋润。

    但是到90年代中期,厂里的业务开始下滑,由于和供销的领导关系很好,大家一起玩的时候那些领导也说出了这方面的疑虑,祁总抓住计划毛遂自荐要求给厂里到东北去打开销路,因为也是很熟了,领导也是很信任他,于是就让他去,保留军职,但是转驻地。

    也是抓住这个机会开始长足发展了,因为那地方其实业务是空白,但是市场很好做,起码是在那两年是那样,也是那两年奠定了祁总的客户资源,当时的发货量用他的话说就是基本上每天的发货都在十几万二十几万的发货。一件事他讲给我的很深刻,当时为了和一个大客户套近乎,于是每天都到客户的办公室去,大家一起聊天,抽烟的烟灰居然熏黑了沙发上面的相框,那个年代的激情又是我们不能理解的,其实更多的也是生存的激情,现在生存较之一起要滋润了也容易了。现在都是讲发展,很少讲生存了。


    但是在当时就是生存,先解决钱的问题,再说其他。后来等厂里回过味来自己派人到市场的时候,祁总的客户也很稳定了,当然后来去的人一样也是有大把的机会的。其中发财自己干现在身价几千万的我也认识好几个,都是风云人物。


16 回复

与 外贸社区|外贸圈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