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国际站
返回旧版 新版反馈
关闭 评分
铜币:
剩余
* 评分才能提交噢
理由:

 | 
只看楼主


  • 0 楼#

    cn1520743577axsz

    • 粉丝
      4
    • 人气
      326
    • 积分
      0
    • 铜币
      573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於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於其室 !
                                                                      第一章 虚拟现实


      “叮叮叮”,闹钟惊醒了梦中正准备翻牌子的我,妈蛋,为何闹钟总是比梦中的开心时刻来得早,我虽有起床气,但一看已经8点30,只得用尽洪荒之力立刻起身,刷牙,洗脸一气呵成,用时5分23秒,比上周同期增长6%,上衣扣子扣错一颗,同比上升100%(中了做外贸的毒,什么事都要看数据,最可气的是我还用本子记下来,本子封面写着“数据管家”)。


      出门,锁门,开门,同样的干净利落,哎又忘记吃药了,进屋后立刻就想起来了,可是为什么刚才锁门后毫不迟疑的就又开门了呢,刚才根本不记得没吃药啊,就好像是理所当然的机械式动作一样,对了,为何要说又呢?


      没时间想那么多了,赶紧拿起桌上的左旋多巴,只剩最后两颗了,晚上回家记得买药,吃完药后我在手机备忘录上记录下来并调好提醒后就出门了。


      楼下50米处就是公交站台,以前选这个地方住就是因为离公交车站近并且有直达车到公司,车也多,公司和家之间的路属于主干道,基本上经过的都能到,省去不少麻烦,想着想着已经9点了,等了有快20分钟了,可是为何今天一辆车也没有,9点半上班,车程还得20分钟呢,心想今天算是要迟到了,好在终于来了一辆车,也不管是多少路先上去再说,上了车拿出公交卡,奇怪,刷了几次没反应,后面的人开始催我了,没办法只好退在一边找零钱,正低头找零钱余光瞥到旁边的人了,手里拿的豁然竟是上海通,我猛然抬头向旁边的人看去,只见一个接一个刷的都是上海通,而我刚放进钱包的,是深圳通。


      我吃惊不小,往车厢中间的车牌上看去,11路,天啊,我每天坐的都是3位数的车啊,什么情况,“停车”我终于抑制不住情绪大声喊道,司机竟然打开车门了,按道理是不会在没到站台就停车的,我仓皇的逃下车,发现车还停在站台并没有开走,上班高峰期不是人一上完立刻就会开走的么?这一系列事让我猝不及防,我仍是满心疑惑,下意识的走到站台的站牌前,长方形的站牌上只有唯一的一行,11路,青山至木棉湾,怎么可能,我在过去的一年里每天都是在这里坐车,经过的车从哪里到哪里早就乱熟于胸了,怎么突然毫无征兆的就变了呢?我长吸一口气,沉下气来,突然间苦笑起来,是了,我已经从公司离职并搬到上海了,瞧我这记性。


      想到目前并没有工作,刚在上海又不认识什么人,还是回去打两把LOL吧,正准备返回家,碰巧路边就有一家药店,就顺便把药也买了吧,刚进药店,老板就热情的招呼,“冠荣,来了”,我想果然是生意人,就在这买过一次药,竟然像老朋友一样,连名字都打听到了,“是啊,来拿点左旋多巴”我也寒暄到,我想以他这样老练的老板应该很快就会把药拿出来放在柜台上,可是我看见他迟疑了一下,显得很尴尬,说道“我忘记放哪了,我找找”,“右边第三个架子从上往下第二层右数第四格”我几乎脱口而出,奇怪,为何我对一些很重要的事情都经常忘记却对这样并不会时常用到的信息记得这么清楚。


      老板显得更尴尬了,嘴角微微动了下,更奇怪的是好像根本没有走过去拿药的意思,我见状只顾自己走过去。


      药架上有大约12.3盒左旋多巴,按照剂量够3.4个月的了,我拿到柜台前,只见老板的嘴微张,好像在嘀咕着什么,“多少钱”我也不准备跟这老板耗太多时间,LOL排位还等着我呢,老板还是没反应,我正准备提高音量再说一遍的,老板突然开口了,“冠荣啊,这个药不能多吃啊”。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你一卖药的,有顾客把你一种药全买了你不但不高兴,看架势还是很不情愿一样,把自己当成张仲景了想悬壶济世么?


     “三个星期,你这次只隔了三个星期”我正要发火呢,老板又开口了。


     “什么三个星期啊,我上次就买了三个星期的量”我也不想跟这老板再多废话了。


      老板听了后默默的从柜台下面拿出一个小本,翻到其中一页然后递给我。


     “4月12日 15盒左旋巴多
       7月16日 15盒左旋巴多
       9月3日  14盒左旋巴多”
       我一看这是老板的出货记录本,页面左上角写着我的名字:许冠荣。


       这个老板挺有意思的,竟然还会把什么人买什么药记录下来,而且我竟然在这已经买了至少三次了,可是我刚进来的时候毫无印象,但是又对药品的存放位置特别清楚,真是奇怪,更奇怪的是这种药我本来一个月吃3盒的,但是我竟然在三个星期不到吃了14盒,也就是平均三天吃两盒,而我对此竟然毫无察觉。


       “我以后一定会按剂量吃的”,草草跟老板保证并付款后我匆匆回家了,不行,我一定得好好想想最近怎么了。


       回到家后,靠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闭上眼睛,静静的思考最近的情况,好像除了特别健忘之外一切正常啊,我思绪渐渐平复下来,就在这时,脑海深处像是从无尽的黑暗里面飘来一个声音:百岁之后,归於其居!百岁之后,归於其室!百岁之后,归於其居!百岁之后,归於其室!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可是我分辨不出是从哪个方向发出来的,又好像是从四面八方发出来的,好像要包裹我,渐渐的在越来越近的声音中出现了一个影像,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浑身血迹,就像是红色的墨水洒落在白色的莲花上,可是透过她半垂的头发漏出的眼睛中,我看到的是一个很安详很满足的眼神。


    声音还是肆无忌惮的从周围灌进来,我又发现白衣女子的对面还有一个人,同样浑身血迹,眼神却凌冽痛苦,嘴一张一闭,喊的赫然就是:百岁之后,归於其居!百岁之后,归於其室!仔细一看,这人竟然,是我。


      我猛然睁开眼睛,还沉浸在刚才的画面中,又有无数的画面像雨点一般向我砸来,我无处可躲,赶紧拿出一盒左旋巴多准备吃两颗,可是在盒子上我分明看到写着舒缓精神,平复心情,副作用写的是肌肉松弛,记忆力减退。


      难道这就是我过量服药的原因,是什么让我这么严重的精神恐慌,而我又遗忘了什么,亦或是我刻意选择遗忘内心深处最阴暗最柔弱的部分?不,我一定要把我记得的全部记录下来,因为有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 1 楼#

    cn1520743577axsz

    • 粉丝
      4
    • 人气
      326
    • 积分
      0
    • 铜币
      573

    近来闲来无事,写写小说派遣下,由于知识匮乏,错误之处,敬请指教。

  • 2 楼#

    小林林

    • 粉丝
      198
    • 人气
      1810
    • 积分
      0
    • 铜币
      507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 3 楼#

    cn1520743577axsz

    • 粉丝
      4
    • 人气
      326
    • 积分
      0
    • 铜币
      573

    cn1517364782zwrs:写的挺好。。。。。。。。。。。回到原帖
    thank you,现在淡季没事做,随便写写打发时间

  • 4 楼#

    cn1520743577axsz

    • 粉丝
      4
    • 人气
      326
    • 积分
      0
    • 铜币
      573

    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第二章 黄皮大楼


        毕业1个多月了,自从离开学校来到深圳后天天跑几个公司面试,今天也不另外,顶着40度的地表温度环游深圳,今天面试的公司坐落在深圳关外一个从来没听过的地方(我承认刚来深圳除了帝王大厦之外都没听过),本来怀揣理想立志只找关内CBD办公楼的,奈何现实很快就让我知道了不可能,刚刚毕业什么经验都没有,学校又不是清华北大211,985,能有个地方上班就不错了,况且这个公司给我的待遇还挺不错,底薪8000+提成,对于我这样面试N次遭拒的人来说诱惑力很大,还有一点就是想去看看这个老板脑袋是不是被门夹过,不然上来就给我打电话开好薪酬让我去面试,我在网上的简历可是写得很清楚,没有任何工作经验。


        转了一次车,用了二个多小时,终于到了(本来准备写还坐了两小时拖拉机,可是深圳小伙伴太多,知道深圳没有拖拉机这种公共交通工具),地方倒不偏僻,旁边交通也还可以,只是离我目前住的地方有点远,天太热了,一下车就感觉像在火上烤一样,只得赶紧朝面试公司赶去,路边走来走去的大白腿都没有勾起我的兴趣。


       好在公司隔得并不远,不一会就到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拱形的大楼,四层,表面竟然是浅黄色的,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到特别眼熟,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妥,直到我走到跟前才发现,在正门前方5米处有一块宽约一米长约三米的石碑,上面写着“****有限公司”,“坟”我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就是这个字,是啊,土黄色拱形的大楼加上一个3米石碑,不就是放大版的以前土葬的那种坟吗?再往旁边一看,旁边的大楼都是这种造型,刚才太热只顾埋头走路都没有注意,现在连起来一看,不就是一个巨大的墓园吗?


      我被我的想法吓了一跳,好歹也是21世纪新青年,还顾忌这个造型?不过听说南方人很迷信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建筑群呢?而且现在公司都是名字在内部,前台,要么就是电子显示在侧楼,哪有给自己立个碑的。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进门右拐上二楼,往前直走到经理办公室”,只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没等我回话呢,电话里已经传来了断线声,难道这门口也有摄像头,经理一直盯着在看?那我以后要是要跟哪个小jiejie摸摸小手,亲亲小嘴什么的是不是还得先侦查一下是否在注视之下?


     先面试要紧,找个工作才是正事,当我踏进大楼的那一刻,光线瞬间暗了下来,与外面耀眼的光亮形成强烈反差,就像是两个世界,这里遮光做得真好,我想,而当我想往前走时,发现脚都抬不起来,只见脚下,不是,是整个地面,有无数的漆黑的水蛭,扭动着,形态各异,像在寻找猎物,等待着吸光猎物身上所有的血。


     我们那里有种说法,水蛭,俗称蚂蟥,会趁你不注意吸在你身上吸血,等你发现拉都拉不下来,甚至会钻入你的皮肤到你肉里面,只有用火烤它才会掉落,我们这一代人已经很少有做过农活的,很少有认识水蛭的,我是因为小时候要吃藕,我叔叔下水去摘藕,等他上来时腿上密密麻麻的铺满水蛭,可是他竟然毫无知觉,自此之后我对水蛭印象深刻,因为我见到那次我叔叔拿着火一圈一圈的烤自己的腿,水蛭像蚂蚁一样往下掉,等水蛭掉完的时候,我叔叔的腿都黑了,不知是烤的还是失血带来的。


     看到我呆在原地不动,前台小姑娘噗嗤一下笑了,笑嘻嘻的朝我走过来,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她赤着脚在无数的水蛭上面走来,水蛭在她踩过的地方纷纷散开,“吓着了吧,你也不是第一个,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我们地板啊,用的是高透光的玻璃,下面有20CM的流动水,整个公司地板下面都是流动水系统,玻璃的下表面啊,是请大师傅们雕刻的金龙,在水流动的时候,小金龙好像在游动呢,是不是好可爱”,“可爱个屁,哪有金龙是纯黑色的”我心里想到,但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一个小姑娘都不怕我倒吓得不敢走了,“哦,是吗,我都没注意呢,我就是这样,看到美女就走不动道了,更管不上什么金龙了”还好我撩妹的技能没落下,也顺势缓解了尴尬。


       “你倒是挺会说话的,其实这些金龙是金色的,你仔细看”,小姑娘好像了解我的心思,还是可能他对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了,知道别人的想法,我蹲下来,仔细一看,还是黑色啊,要这样看,说着她竟然趴下来,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拿手机紧贴着玻璃地板,我仔细一看,在手机光的照耀下,雕刻下的金龙闪耀出一丝丝奇异的光泽,像是悬崖边上的灵芝草,美的让人心碎,我一抬头,只见小姑娘趴在地上,手扭在脖子一侧,身体也弯曲着,宛如一条巨大的水蛭。

  • 封禁
    5 楼#

    亚马逊服务qq1603405730

    • 粉丝
      1
    • 人气
      566
    • 积分
      0
    • 铜币
      31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 6 楼#

    cn1520015102pfvq

    • 粉丝
      4
    • 人气
      313
    • 积分
      0
    • 铜币
      815

    写得不错啊

  • 7 楼#

    icatalog智目录

    • 粉丝
      59
    • 人气
      5558
    • 积分
      2616
    • 铜币
      1410

    居然是小说?这是新流派吗

  • 8 楼#

    cn1520743577axsz

    • 粉丝
      4
    • 人气
      326
    • 积分
      0
    • 铜币
      573

    cn1520015102pfvq:写得不错啊回到原帖
    淡季没事做,消遣下

  • 9 楼#

    jin...

    • 粉丝
      156
    • 人气
      2548
    • 积分
      795
    • 铜币
      677


  • 10 楼#

    cn1515447913aiov

    • 粉丝
      0
    • 人气
      104
    • 积分
      121
    • 铜币
      4


  • 11 楼#

    cn1520196394olqu

    • 粉丝
      6
    • 人气
      135
    • 积分
      5
    • 铜币
      80

    我勇哥挺你!

  • 12 楼#

    cn1511319293

    • 粉丝
      47
    • 人气
      806
    • 积分
      212
    • 铜币
      773

    八年...

  • 13 楼#

    Meritous

    • 粉丝
      18
    • 人气
      938
    • 积分
      352
    • 铜币
      209

    去17K,起点,榕树下写更合适。不过中心、主题不明确,文采还是可以的,只能算是随笔了

  • 14 楼#

    cn1520886891tzjw

    • 粉丝
      155
    • 人气
      2953
    • 积分
      0
    • 铜币
      502

    赞  赞  精彩   谢谢 分享

  • 15 楼#

    KELLER FAN

    • 粉丝
      106
    • 人气
      1677
    • 积分
      0
    • 铜币
      415

    头像就不能选个拍正的照片

  • 16 楼#

    cn1520743577axsz

    • 粉丝
      4
    • 人气
      326
    • 积分
      0
    • 铜币
      573

    cn1519038652djdb:去17K,起点,榕树下写更合适。不过中心、主题不明确,文采还是可以的,只能算是随笔了回到原帖
    只是消遣打发时间的,没有想写专门的小说,所以就随便在外贸圈上发了。

  • 17 楼#

    cn1520743577axsz

    • 粉丝
      4
    • 人气
      326
    • 积分
      0
    • 铜币
      573


     
                                          第三章  诡异的修剪工

      上到二楼,装修风格和一楼又完全不同,如果说一楼的风格是现代带些西式的话,那二楼的风格就是复古式田园风,木墙木地木梁,梁上挂着的是灯笼式造型的灯,灯底部还垂下来一些仿真草,整层楼都摆满了植被,各种植物,其间还有一些八边弧形木片围起来莲花造型的小屋,从地板直到天花板,只有5.60CM左右的空隙,刚好够一人进出,里面正当中是个假山,还有一些爬藤植物爬在石头上,也有一些茂盛的爬到木板上了,窗户也都是木制的,还挂着风铃,不时发出叮铃的响声,如果不是刚才老板说他办公室在二楼我都怀疑这层是花草室,这老板肯定是个儒商,这么风雅。

      如果要说与一楼有什么相同的话,那大概就是昏暗,甚至可以说是阴暗,根据他说的路线,我向前走着,植被多就是好,在里面走着有一种很清爽的感觉,还时不时有风吹来,真是惬意,如果身边有个小 jiejie,真可以一直走下去,慢慢的我发现有些不对劲,这是办公区域啊,看不见办公室也就罢了,连一个人都看不见,人声都没有,耳边只有细微的风声,像从黑暗深处传出的私语,突然间我全身的毛孔都竖起来了,直觉告诉我,在我身后有个人正盯着我,我赶紧回头,看了一周,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是不是人在这种幽暗的环境下神经都变得紧张起来了。

      正当我准备继续往前走时,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这次我听得分明,肯定有人,我赶紧转身,立刻就看见一个瘦黑的老人,一双深邃阴冷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距离我不到50公分,双手握着一把超大型剪刀,剪刀长度大约有一米,而老人握着剪刀的双手都快到脖子以上了,大剪刀几乎已经碰到我的衬衣了,而且已经开到最大程度了,好像要准备随时剪下去。

      我刚转身,猛然看到老人阴冷的眼神,不自主的后退了一步,正恼怒要发作的时候,却听到他说“你回来了”,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每一个字都清楚的传到我耳朵里,让我不禁毛骨悚然,我这可是刚来面试啊,可是照他的意思,我以前来过,而且应该还跟这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看这老头的表情举止,不像是开玩笑,而且我跟他素未谋面,也不至于他那个年纪跟一个初次见面的人来个这样的恶作剧。

      “跟我来”,我兀自狐疑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后面又出来一个人,这个声音我认识,正是通知我来面试,也是刚才给我打电话的人,听到这个声音,老人转向了一边,拿起手中的剪刀修剪起盆栽来,原来是个修剪花草的,我想到,可是我又看到他转向我,用更小或者说是微弱的声音对我说了两个字,我都没有听清。

       “跟我来”,声音又响起了,还是同样的低沉平淡,只是音量稍大了一些,我继而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三十多岁不到四十样子的中年人,1米75左右身高,样子看起来倒是精明利落,只是穿着一件明显偏大的淡蓝色西装,估计他就是老板了,或者是外贸经理,听到他都叫我两次了,我也只得暂且先不管修剪花草的老人而先去面试了,只见他推开身后的门就进去了,他办公室看起来也是花圃中间间杂的那种八边形凉亭造型,门上也没见到有挂牌或者写字,要不是他出来我还真不一定知道这是他办公室。

        我缓缓的走向办公室,心中还在想着老人刚才说的话,他说的是什么呢?好像是“快手”,“怪走”还是“块肉”
    ,已经到了办公室门口了,“快走”我心中猛的一惊,难道老人是让我快走,真是个神经的老头。

  • 18 楼#

    深圳浩宇国际物流

    • 粉丝
      1
    • 人气
      391
    • 积分
      0
    • 铜币
      39

    应该去写微型小说!深圳浩宇国际:2792220182

  • 19 楼#

    cn1518042670ahxw

    • 粉丝
      3
    • 人气
      224
    • 积分
      30
    • 铜币
      7

    你这会在外贸圈火起来的,兄弟!



  •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於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於其室 !
                                                                      第一章 虚拟现实


      “叮叮叮”,闹钟惊醒了梦中正准备翻牌子的我,妈蛋,为何闹钟总是比梦中的开心时刻来得早,我虽有起床气,但一看已经8点30,只得用尽洪荒之力立刻起身,刷牙,洗脸一气呵成,用时5分23秒,比上周同期增长6%,上衣扣子扣错一颗,同比上升100%(中了做外贸的毒,什么事都要看数据,最可气的是我还用本子记下来,本子封面写着“数据管家”)。


      出门,锁门,开门,同样的干净利落,哎又忘记吃药了,进屋后立刻就想起来了,可是为什么刚才锁门后毫不迟疑的就又开门了呢,刚才根本不记得没吃药啊,就好像是理所当然的机械式动作一样,对了,为何要说又呢?


      没时间想那么多了,赶紧拿起桌上的左旋多巴,只剩最后两颗了,晚上回家记得买药,吃完药后我在手机备忘录上记录下来并调好提醒后就出门了。


      楼下50米处就是公交站台,以前选这个地方住就是因为离公交车站近并且有直达车到公司,车也多,公司和家之间的路属于主干道,基本上经过的都能到,省去不少麻烦,想着想着已经9点了,等了有快20分钟了,可是为何今天一辆车也没有,9点半上班,车程还得20分钟呢,心想今天算是要迟到了,好在终于来了一辆车,也不管是多少路先上去再说,上了车拿出公交卡,奇怪,刷了几次没反应,后面的人开始催我了,没办法只好退在一边找零钱,正低头找零钱余光瞥到旁边的人了,手里拿的豁然竟是上海通,我猛然抬头向旁边的人看去,只见一个接一个刷的都是上海通,而我刚放进钱包的,是深圳通。


      我吃惊不小,往车厢中间的车牌上看去,11路,天啊,我每天坐的都是3位数的车啊,什么情况,“停车”我终于抑制不住情绪大声喊道,司机竟然打开车门了,按道理是不会在没到站台就停车的,我仓皇的逃下车,发现车还停在站台并没有开走,上班高峰期不是人一上完立刻就会开走的么?这一系列事让我猝不及防,我仍是满心疑惑,下意识的走到站台的站牌前,长方形的站牌上只有唯一的一行,11路,青山至木棉湾,怎么可能,我在过去的一年里每天都是在这里坐车,经过的车从哪里到哪里早就乱熟于胸了,怎么突然毫无征兆的就变了呢?我长吸一口气,沉下气来,突然间苦笑起来,是了,我已经从公司离职并搬到上海了,瞧我这记性。


      想到目前并没有工作,刚在上海又不认识什么人,还是回去打两把LOL吧,正准备返回家,碰巧路边就有一家药店,就顺便把药也买了吧,刚进药店,老板就热情的招呼,“冠荣,来了”,我想果然是生意人,就在这买过一次药,竟然像老朋友一样,连名字都打听到了,“是啊,来拿点左旋多巴”我也寒暄到,我想以他这样老练的老板应该很快就会把药拿出来放在柜台上,可是我看见他迟疑了一下,显得很尴尬,说道“我忘记放哪了,我找找”,“右边第三个架子从上往下第二层右数第四格”我几乎脱口而出,奇怪,为何我对一些很重要的事情都经常忘记却对这样并不会时常用到的信息记得这么清楚。


      老板显得更尴尬了,嘴角微微动了下,更奇怪的是好像根本没有走过去拿药的意思,我见状只顾自己走过去。


      药架上有大约12.3盒左旋多巴,按照剂量够3.4个月的了,我拿到柜台前,只见老板的嘴微张,好像在嘀咕着什么,“多少钱”我也不准备跟这老板耗太多时间,LOL排位还等着我呢,老板还是没反应,我正准备提高音量再说一遍的,老板突然开口了,“冠荣啊,这个药不能多吃啊”。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你一卖药的,有顾客把你一种药全买了你不但不高兴,看架势还是很不情愿一样,把自己当成张仲景了想悬壶济世么?


     “三个星期,你这次只隔了三个星期”我正要发火呢,老板又开口了。


     “什么三个星期啊,我上次就买了三个星期的量”我也不想跟这老板再多废话了。


      老板听了后默默的从柜台下面拿出一个小本,翻到其中一页然后递给我。


     “4月12日 15盒左旋巴多
       7月16日 15盒左旋巴多
       9月3日  14盒左旋巴多”
       我一看这是老板的出货记录本,页面左上角写着我的名字:许冠荣。


       这个老板挺有意思的,竟然还会把什么人买什么药记录下来,而且我竟然在这已经买了至少三次了,可是我刚进来的时候毫无印象,但是又对药品的存放位置特别清楚,真是奇怪,更奇怪的是这种药我本来一个月吃3盒的,但是我竟然在三个星期不到吃了14盒,也就是平均三天吃两盒,而我对此竟然毫无察觉。


       “我以后一定会按剂量吃的”,草草跟老板保证并付款后我匆匆回家了,不行,我一定得好好想想最近怎么了。


       回到家后,靠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闭上眼睛,静静的思考最近的情况,好像除了特别健忘之外一切正常啊,我思绪渐渐平复下来,就在这时,脑海深处像是从无尽的黑暗里面飘来一个声音:百岁之后,归於其居!百岁之后,归於其室!百岁之后,归於其居!百岁之后,归於其室!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可是我分辨不出是从哪个方向发出来的,又好像是从四面八方发出来的,好像要包裹我,渐渐的在越来越近的声音中出现了一个影像,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浑身血迹,就像是红色的墨水洒落在白色的莲花上,可是透过她半垂的头发漏出的眼睛中,我看到的是一个很安详很满足的眼神。


    声音还是肆无忌惮的从周围灌进来,我又发现白衣女子的对面还有一个人,同样浑身血迹,眼神却凌冽痛苦,嘴一张一闭,喊的赫然就是:百岁之后,归於其居!百岁之后,归於其室!仔细一看,这人竟然,是我。


      我猛然睁开眼睛,还沉浸在刚才的画面中,又有无数的画面像雨点一般向我砸来,我无处可躲,赶紧拿出一盒左旋巴多准备吃两颗,可是在盒子上我分明看到写着舒缓精神,平复心情,副作用写的是肌肉松弛,记忆力减退。


      难道这就是我过量服药的原因,是什么让我这么严重的精神恐慌,而我又遗忘了什么,亦或是我刻意选择遗忘内心深处最阴暗最柔弱的部分?不,我一定要把我记得的全部记录下来,因为有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 近来闲来无事,写写小说派遣下,由于知识匮乏,错误之处,敬请指教。



  •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 cn1517364782zwrs:写的挺好。。。。。。。。。。。回到原帖
    thank you,现在淡季没事做,随便写写打发时间



  • 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第二章 黄皮大楼


        毕业1个多月了,自从离开学校来到深圳后天天跑几个公司面试,今天也不另外,顶着40度的地表温度环游深圳,今天面试的公司坐落在深圳关外一个从来没听过的地方(我承认刚来深圳除了帝王大厦之外都没听过),本来怀揣理想立志只找关内CBD办公楼的,奈何现实很快就让我知道了不可能,刚刚毕业什么经验都没有,学校又不是清华北大211,985,能有个地方上班就不错了,况且这个公司给我的待遇还挺不错,底薪8000+提成,对于我这样面试N次遭拒的人来说诱惑力很大,还有一点就是想去看看这个老板脑袋是不是被门夹过,不然上来就给我打电话开好薪酬让我去面试,我在网上的简历可是写得很清楚,没有任何工作经验。


        转了一次车,用了二个多小时,终于到了(本来准备写还坐了两小时拖拉机,可是深圳小伙伴太多,知道深圳没有拖拉机这种公共交通工具),地方倒不偏僻,旁边交通也还可以,只是离我目前住的地方有点远,天太热了,一下车就感觉像在火上烤一样,只得赶紧朝面试公司赶去,路边走来走去的大白腿都没有勾起我的兴趣。


       好在公司隔得并不远,不一会就到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拱形的大楼,四层,表面竟然是浅黄色的,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到特别眼熟,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妥,直到我走到跟前才发现,在正门前方5米处有一块宽约一米长约三米的石碑,上面写着“****有限公司”,“坟”我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就是这个字,是啊,土黄色拱形的大楼加上一个3米石碑,不就是放大版的以前土葬的那种坟吗?再往旁边一看,旁边的大楼都是这种造型,刚才太热只顾埋头走路都没有注意,现在连起来一看,不就是一个巨大的墓园吗?


      我被我的想法吓了一跳,好歹也是21世纪新青年,还顾忌这个造型?不过听说南方人很迷信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建筑群呢?而且现在公司都是名字在内部,前台,要么就是电子显示在侧楼,哪有给自己立个碑的。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进门右拐上二楼,往前直走到经理办公室”,只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没等我回话呢,电话里已经传来了断线声,难道这门口也有摄像头,经理一直盯着在看?那我以后要是要跟哪个小jiejie摸摸小手,亲亲小嘴什么的是不是还得先侦查一下是否在注视之下?


     先面试要紧,找个工作才是正事,当我踏进大楼的那一刻,光线瞬间暗了下来,与外面耀眼的光亮形成强烈反差,就像是两个世界,这里遮光做得真好,我想,而当我想往前走时,发现脚都抬不起来,只见脚下,不是,是整个地面,有无数的漆黑的水蛭,扭动着,形态各异,像在寻找猎物,等待着吸光猎物身上所有的血。


     我们那里有种说法,水蛭,俗称蚂蟥,会趁你不注意吸在你身上吸血,等你发现拉都拉不下来,甚至会钻入你的皮肤到你肉里面,只有用火烤它才会掉落,我们这一代人已经很少有做过农活的,很少有认识水蛭的,我是因为小时候要吃藕,我叔叔下水去摘藕,等他上来时腿上密密麻麻的铺满水蛭,可是他竟然毫无知觉,自此之后我对水蛭印象深刻,因为我见到那次我叔叔拿着火一圈一圈的烤自己的腿,水蛭像蚂蚁一样往下掉,等水蛭掉完的时候,我叔叔的腿都黑了,不知是烤的还是失血带来的。


     看到我呆在原地不动,前台小姑娘噗嗤一下笑了,笑嘻嘻的朝我走过来,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她赤着脚在无数的水蛭上面走来,水蛭在她踩过的地方纷纷散开,“吓着了吧,你也不是第一个,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我们地板啊,用的是高透光的玻璃,下面有20CM的流动水,整个公司地板下面都是流动水系统,玻璃的下表面啊,是请大师傅们雕刻的金龙,在水流动的时候,小金龙好像在游动呢,是不是好可爱”,“可爱个屁,哪有金龙是纯黑色的”我心里想到,但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一个小姑娘都不怕我倒吓得不敢走了,“哦,是吗,我都没注意呢,我就是这样,看到美女就走不动道了,更管不上什么金龙了”还好我撩妹的技能没落下,也顺势缓解了尴尬。


       “你倒是挺会说话的,其实这些金龙是金色的,你仔细看”,小姑娘好像了解我的心思,还是可能他对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了,知道别人的想法,我蹲下来,仔细一看,还是黑色啊,要这样看,说着她竟然趴下来,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拿手机紧贴着玻璃地板,我仔细一看,在手机光的照耀下,雕刻下的金龙闪耀出一丝丝奇异的光泽,像是悬崖边上的灵芝草,美的让人心碎,我一抬头,只见小姑娘趴在地上,手扭在脖子一侧,身体也弯曲着,宛如一条巨大的水蛭。


  • 封禁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 写得不错啊



  • 居然是小说?这是新流派吗



  • cn1520015102pfvq:写得不错啊回到原帖
    淡季没事做,消遣下









  • 我勇哥挺你!



  • 八年...



  • 去17K,起点,榕树下写更合适。不过中心、主题不明确,文采还是可以的,只能算是随笔了



  • 赞  赞  精彩   谢谢 分享



  • 头像就不能选个拍正的照片



  • cn1519038652djdb:去17K,起点,榕树下写更合适。不过中心、主题不明确,文采还是可以的,只能算是随笔了回到原帖
    只是消遣打发时间的,没有想写专门的小说,所以就随便在外贸圈上发了。




  •  
                                          第三章  诡异的修剪工

      上到二楼,装修风格和一楼又完全不同,如果说一楼的风格是现代带些西式的话,那二楼的风格就是复古式田园风,木墙木地木梁,梁上挂着的是灯笼式造型的灯,灯底部还垂下来一些仿真草,整层楼都摆满了植被,各种植物,其间还有一些八边弧形木片围起来莲花造型的小屋,从地板直到天花板,只有5.60CM左右的空隙,刚好够一人进出,里面正当中是个假山,还有一些爬藤植物爬在石头上,也有一些茂盛的爬到木板上了,窗户也都是木制的,还挂着风铃,不时发出叮铃的响声,如果不是刚才老板说他办公室在二楼我都怀疑这层是花草室,这老板肯定是个儒商,这么风雅。

      如果要说与一楼有什么相同的话,那大概就是昏暗,甚至可以说是阴暗,根据他说的路线,我向前走着,植被多就是好,在里面走着有一种很清爽的感觉,还时不时有风吹来,真是惬意,如果身边有个小 jiejie,真可以一直走下去,慢慢的我发现有些不对劲,这是办公区域啊,看不见办公室也就罢了,连一个人都看不见,人声都没有,耳边只有细微的风声,像从黑暗深处传出的私语,突然间我全身的毛孔都竖起来了,直觉告诉我,在我身后有个人正盯着我,我赶紧回头,看了一周,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是不是人在这种幽暗的环境下神经都变得紧张起来了。

      正当我准备继续往前走时,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这次我听得分明,肯定有人,我赶紧转身,立刻就看见一个瘦黑的老人,一双深邃阴冷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距离我不到50公分,双手握着一把超大型剪刀,剪刀长度大约有一米,而老人握着剪刀的双手都快到脖子以上了,大剪刀几乎已经碰到我的衬衣了,而且已经开到最大程度了,好像要准备随时剪下去。

      我刚转身,猛然看到老人阴冷的眼神,不自主的后退了一步,正恼怒要发作的时候,却听到他说“你回来了”,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每一个字都清楚的传到我耳朵里,让我不禁毛骨悚然,我这可是刚来面试啊,可是照他的意思,我以前来过,而且应该还跟这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看这老头的表情举止,不像是开玩笑,而且我跟他素未谋面,也不至于他那个年纪跟一个初次见面的人来个这样的恶作剧。

      “跟我来”,我兀自狐疑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后面又出来一个人,这个声音我认识,正是通知我来面试,也是刚才给我打电话的人,听到这个声音,老人转向了一边,拿起手中的剪刀修剪起盆栽来,原来是个修剪花草的,我想到,可是我又看到他转向我,用更小或者说是微弱的声音对我说了两个字,我都没有听清。

       “跟我来”,声音又响起了,还是同样的低沉平淡,只是音量稍大了一些,我继而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三十多岁不到四十样子的中年人,1米75左右身高,样子看起来倒是精明利落,只是穿着一件明显偏大的淡蓝色西装,估计他就是老板了,或者是外贸经理,听到他都叫我两次了,我也只得暂且先不管修剪花草的老人而先去面试了,只见他推开身后的门就进去了,他办公室看起来也是花圃中间间杂的那种八边形凉亭造型,门上也没见到有挂牌或者写字,要不是他出来我还真不一定知道这是他办公室。

        我缓缓的走向办公室,心中还在想着老人刚才说的话,他说的是什么呢?好像是“快手”,“怪走”还是“块肉”
    ,已经到了办公室门口了,“快走”我心中猛的一惊,难道老人是让我快走,真是个神经的老头。



  • 应该去写微型小说!深圳浩宇国际:2792220182



  • 你这会在外贸圈火起来的,兄弟!


27 回复

与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