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国际站
返回旧版 新版反馈
关闭 评分
铜币:
剩余
* 评分才能提交噢
理由:

 | 
只看楼主


  • 编辑
    0 楼#

    圈妹-小倩

    • 粉丝
      31
    • 人气
      9026
    • 积分
      3686
    • 铜币
      45053

    从肯尼亚西部城镇——埃尔多雷特,驱车约一个小时,尤彦龙跟着大部队来到小镇。这里是有名的“长跑冠军之乡”。

    白云底下,一道红色的拱门跨在马路上,上面写着,欢迎来到伊腾。

    尤彦龙永远也忘不了初到伊藤的情景:几个黑人小孩,在争取恐后地抢井水喝。

    非洲男孩KEN,抢到水桶,沿着红色桶边,大口大口地把井水灌入嘴里。

     

    就在不久前,当地刚刚才发生过疟疾。

    “我们都知道当地的生水不能直接喝,里面有细菌、微生物。” 但那里,普通老百姓的月收入才几百元。5元一瓶的饮用水,对他们来说,实在太贵了。

     

                                                                 美国“猛哥儿”找上门

     

    尤彦龙的家乡,在湖北武汉。

    读书的时候,常常有人开玩笑“天上九头鸟,天下湖北佬”。

    “生猛”是大家对他的第一印象。他曾经一个晚上不睡觉,窝在寝室里,编出了一个小程序。

    毕业后,尤彦龙去了一家做净水器生意的企业。2003年,公司入驻了阿里巴巴国际站,通过网站达成的交易数,占了业务总量的大半。

    那一年,全球经历了“非典”。线上业务意外迎来了红利期。

    国内,一场轰轰烈烈的创业潮,正在发生着。

    2009年,尤彦龙拉上朋友,在深圳开了一家外贸公司,还是经营熟悉的净水器配件。“当时公司总共就三个人。”

    一年之后,中国跃升为世界第一大商品出口国。元旦刚过不久,加勒比岛国海地的附近海域就发生了地震,接着引发了海啸。

    那次灾难的破坏程度,被认定远超2004年印度洋海啸,“可能是现代历史上最具破坏力的一次自然灾害。”

    海地首都太子港的很多建筑物倒塌,其中包括总统府,很多人都埋在了废墟之下。死亡人数尚无定论,但估计以“十万”为起点,幸存者缺乏基本物资,秩序混乱。

    春节过后不久,就有客户在阿里巴巴国际站找到了他。客户要买一款便宜、应急的户外净水器。

    彼时,户外净水器研发相当困难,“多少人几十万砸进去不带一声响。”尤彦龙觉得这老外也够生猛的:“他怎么敢在网上找一家公司,逮着就问能不能研发啊?”

    对方告诉电脑那端,正在打字的尤彦龙,他叫Mr. Bart Smelley,是美国一家非营利机构的负责人。在找到尤彦龙之前,他已经连续被好几个美国公司拒绝了。

    眼下,灾区水源运送都成问题,户外净水器急缺!

    当时尤彦龙的公司,并没有这样的产品。Mr. Bart Smelley有点失望,但还是承诺,“等你研发出来了,我们可以大批量采购。”

     

                                                          从电梯房搬进了农民房

     

    在北半球的这一端,尤彦龙有些振奋。

    他卖了多年净水器,知道大部分的室内净水器,只有中产以上的家庭才买得起。“室内净水器一套两三千,大学毕业生平均月薪1000多,攒两三个月才买得了一套。”

    他一直想做一款穷人也能用的饮水机,但一没有资金,二没有渠道,三也没有买家,想法就一直搁置着。

    现在,买家终于有了。

    研发户外净水器,超滤膜技术是关键。尤彦龙花了将近半年时间,跑了深圳几家拥有这项技术的公司。有的直接拒绝了,有的技术不够,研发失败。

    一位朋友知道尤彦龙在研究这事儿,就介绍了一位研发血液透析超滤膜技术的专家给他。

    尤彦龙把公司做外贸生意赚到的50多万元全部投了进去。“研究技术配方是最难的,要经过无数次实验。”一年多时间,研发试验失败了上百次,钱全部烧光。

    尤彦龙咬咬牙,又向亲戚朋友借了50万,砸进研发室。

    2011年的50万元,相当于深圳一套房子的首付。尤彦龙一家人,从月租2000多元的电梯房,搬到了市郊月租500元的农民房。

    苦日子过了两年多,一种“超低压超滤”的小型户外净水器竟然研发出来了。

    它只有半个巴掌这么大, 一条蓝色管道一边连接过滤器,一边连接装着地下水、井水、河水……经过过滤,大肠杆菌、军团菌、沙门氏菌等都可以去除,直接变成饮用水。

    这样一个净水器,能过滤3000多吨的水,售价只要150元。“算下来,每天只花了几分钱。而且,还可以反复使用。”

    尤彦龙为这件产品申请了专利。美国人Mr. Bart Smelley,之后每年都找他定货。

     

                                                                           印尼海啸

     

    创业前三年,尤彦龙一直在赔本赚吆喝。

    眼见生意稍有起色,他就斥资成立了一支四人的研发团队,又在深圳建了一个小型的制造厂。

    个人型户外净水器是一个非常细分的行业。因为市场容量不大,美国一款户外净水器要卖500多元。而缺纯净水的地区,大部分贫穷落后,非洲干旱、菲律宾大洪水、印尼海啸…那里是尤彦龙产品的主要投放地。因此,他只卖150多元,利润很薄。

    去年9月份,一个新加坡的非盈利组织负责人Mr. Paul Ho,在国际站上找到尤彦龙。

    那一年,印尼海啸。

    Mr. Paul Ho要求贴牌,三天生产5000套户外净水器。

    那时,尤彦龙正好在电视上关注这个大新闻。9月,印尼中苏拉威西省发生7.7级地震,而后引发的海啸造成48人死亡。

    帕卢市一家医院的病人人满为患。因为床位不足,不少病人被直接转移到院子里,在露天下进行抢救。

    附近几百个灾民聚到一处,住进了临时帐篷。房屋重建至少要一两年时间,眼下,饮水需求却是最紧急的事情。

    “道路被震毁,震后运输物资很困难。灾民最缺的是水,然而一车矿泉水运进去,几天就喝完了。”

    尤彦龙的这套小型户外净水器,重量不到100g,“甚至可以空投到灾区。”

    但正常情况下,生产5000套产品,至少需要7至10天。“这还没算上排队等待的时间。”在此之前,已经有几笔订单在流水线上生产。

    5000套净水器,可以满足25000个灾民的饮水需求。

    在仓库,尤彦龙长期备着1至2万个最重要的过滤芯配件。“它的生产工期需要至少20天,遇到紧急情况,可以立刻顶上。” 尤彦龙接下了这笔应急订单。

    尤彦龙跑到工厂,让工人们停下手头的活,先为印尼的这笔订单“插队”生产。15个工人,工作量翻了两倍,三天后交了货。“下货前,那台生产净水器的机器,一直是热的。“

     

                                                                           卖给穷人

     

    前不久,尤彦龙去了一趟非洲。

    从肯尼亚西部城镇——埃尔多雷特,坐了一个小时的车,跟着大部队到了伊腾小镇。

    白云底下,一道红色的拱门跨在马路上,上面写着“欢迎来到冠军之乡—伊腾。”这个四万多人的小镇,职业赛跑运动员就有3000人。那里是有名的“长跑冠军之乡”。因为当地经济比较落后,大家要靠跑步,才能出人头地。

    尤彦龙说,一路上,他们买了好几瓶500Ml的矿泉水。当地,一个建筑工人的月收入,只有几百元人民币。医生是那里社会地位较高的职业,月薪也不过1000多元。“那里一瓶水折合成人民币是5块钱,你想当地人怎么买得起日常饮用的矿泉水?”

    在伊藤,饮水的现状触目惊心:大部分的居民,直接喝井水。连水井都没有的居民,就喝河水、湖水。“那里的生水虽然看着跟咱们的自来水没什么区别,但细菌超标太严重了。”

    因为买不起饮用水,他曾亲眼看到,一群学校的孩子,争先恐后地抢井水喝。在他去之前,那里才刚刚发生过瘟疫、疟疾。

    尤彦龙把自己带去100套净水器,直接捐给了当地人。他说,“一个净水器,只要150元就能满足一家三口的饮水需求。”

    眼下,他的工厂规模已经比初创时扩大了10倍,一个月最多能生产10万套户外净水器。产能加大之后,价格还能更便宜。他要把产品卖给那些买不起美国净水器的穷人们。


  • 1 楼#

    听妈妈的话

    • 粉丝
      12
    • 人气
      2417
    • 积分
      4319
    • 铜币
      1964

    批量采购便宜多了。


  • 2 楼#

    优贸网外贸海关数据18929139551

    • 粉丝
      685
    • 人气
      18143
    • 积分
      9330
    • 铜币
      3660

    666,解决了非洲难民喝水难的为题




  • 从肯尼亚西部城镇——埃尔多雷特,驱车约一个小时,尤彦龙跟着大部队来到小镇。这里是有名的“长跑冠军之乡”。

    白云底下,一道红色的拱门跨在马路上,上面写着,欢迎来到伊腾。

    尤彦龙永远也忘不了初到伊藤的情景:几个黑人小孩,在争取恐后地抢井水喝。

    非洲男孩KEN,抢到水桶,沿着红色桶边,大口大口地把井水灌入嘴里。

     

    就在不久前,当地刚刚才发生过疟疾。

    “我们都知道当地的生水不能直接喝,里面有细菌、微生物。” 但那里,普通老百姓的月收入才几百元。5元一瓶的饮用水,对他们来说,实在太贵了。

     

                                                                 美国“猛哥儿”找上门

     

    尤彦龙的家乡,在湖北武汉。

    读书的时候,常常有人开玩笑“天上九头鸟,天下湖北佬”。

    “生猛”是大家对他的第一印象。他曾经一个晚上不睡觉,窝在寝室里,编出了一个小程序。

    毕业后,尤彦龙去了一家做净水器生意的企业。2003年,公司入驻了阿里巴巴国际站,通过网站达成的交易数,占了业务总量的大半。

    那一年,全球经历了“非典”。线上业务意外迎来了红利期。

    国内,一场轰轰烈烈的创业潮,正在发生着。

    2009年,尤彦龙拉上朋友,在深圳开了一家外贸公司,还是经营熟悉的净水器配件。“当时公司总共就三个人。”

    一年之后,中国跃升为世界第一大商品出口国。元旦刚过不久,加勒比岛国海地的附近海域就发生了地震,接着引发了海啸。

    那次灾难的破坏程度,被认定远超2004年印度洋海啸,“可能是现代历史上最具破坏力的一次自然灾害。”

    海地首都太子港的很多建筑物倒塌,其中包括总统府,很多人都埋在了废墟之下。死亡人数尚无定论,但估计以“十万”为起点,幸存者缺乏基本物资,秩序混乱。

    春节过后不久,就有客户在阿里巴巴国际站找到了他。客户要买一款便宜、应急的户外净水器。

    彼时,户外净水器研发相当困难,“多少人几十万砸进去不带一声响。”尤彦龙觉得这老外也够生猛的:“他怎么敢在网上找一家公司,逮着就问能不能研发啊?”

    对方告诉电脑那端,正在打字的尤彦龙,他叫Mr. Bart Smelley,是美国一家非营利机构的负责人。在找到尤彦龙之前,他已经连续被好几个美国公司拒绝了。

    眼下,灾区水源运送都成问题,户外净水器急缺!

    当时尤彦龙的公司,并没有这样的产品。Mr. Bart Smelley有点失望,但还是承诺,“等你研发出来了,我们可以大批量采购。”

     

                                                          从电梯房搬进了农民房

     

    在北半球的这一端,尤彦龙有些振奋。

    他卖了多年净水器,知道大部分的室内净水器,只有中产以上的家庭才买得起。“室内净水器一套两三千,大学毕业生平均月薪1000多,攒两三个月才买得了一套。”

    他一直想做一款穷人也能用的饮水机,但一没有资金,二没有渠道,三也没有买家,想法就一直搁置着。

    现在,买家终于有了。

    研发户外净水器,超滤膜技术是关键。尤彦龙花了将近半年时间,跑了深圳几家拥有这项技术的公司。有的直接拒绝了,有的技术不够,研发失败。

    一位朋友知道尤彦龙在研究这事儿,就介绍了一位研发血液透析超滤膜技术的专家给他。

    尤彦龙把公司做外贸生意赚到的50多万元全部投了进去。“研究技术配方是最难的,要经过无数次实验。”一年多时间,研发试验失败了上百次,钱全部烧光。

    尤彦龙咬咬牙,又向亲戚朋友借了50万,砸进研发室。

    2011年的50万元,相当于深圳一套房子的首付。尤彦龙一家人,从月租2000多元的电梯房,搬到了市郊月租500元的农民房。

    苦日子过了两年多,一种“超低压超滤”的小型户外净水器竟然研发出来了。

    它只有半个巴掌这么大, 一条蓝色管道一边连接过滤器,一边连接装着地下水、井水、河水……经过过滤,大肠杆菌、军团菌、沙门氏菌等都可以去除,直接变成饮用水。

    这样一个净水器,能过滤3000多吨的水,售价只要150元。“算下来,每天只花了几分钱。而且,还可以反复使用。”

    尤彦龙为这件产品申请了专利。美国人Mr. Bart Smelley,之后每年都找他定货。

     

                                                                           印尼海啸

     

    创业前三年,尤彦龙一直在赔本赚吆喝。

    眼见生意稍有起色,他就斥资成立了一支四人的研发团队,又在深圳建了一个小型的制造厂。

    个人型户外净水器是一个非常细分的行业。因为市场容量不大,美国一款户外净水器要卖500多元。而缺纯净水的地区,大部分贫穷落后,非洲干旱、菲律宾大洪水、印尼海啸…那里是尤彦龙产品的主要投放地。因此,他只卖150多元,利润很薄。

    去年9月份,一个新加坡的非盈利组织负责人Mr. Paul Ho,在国际站上找到尤彦龙。

    那一年,印尼海啸。

    Mr. Paul Ho要求贴牌,三天生产5000套户外净水器。

    那时,尤彦龙正好在电视上关注这个大新闻。9月,印尼中苏拉威西省发生7.7级地震,而后引发的海啸造成48人死亡。

    帕卢市一家医院的病人人满为患。因为床位不足,不少病人被直接转移到院子里,在露天下进行抢救。

    附近几百个灾民聚到一处,住进了临时帐篷。房屋重建至少要一两年时间,眼下,饮水需求却是最紧急的事情。

    “道路被震毁,震后运输物资很困难。灾民最缺的是水,然而一车矿泉水运进去,几天就喝完了。”

    尤彦龙的这套小型户外净水器,重量不到100g,“甚至可以空投到灾区。”

    但正常情况下,生产5000套产品,至少需要7至10天。“这还没算上排队等待的时间。”在此之前,已经有几笔订单在流水线上生产。

    5000套净水器,可以满足25000个灾民的饮水需求。

    在仓库,尤彦龙长期备着1至2万个最重要的过滤芯配件。“它的生产工期需要至少20天,遇到紧急情况,可以立刻顶上。” 尤彦龙接下了这笔应急订单。

    尤彦龙跑到工厂,让工人们停下手头的活,先为印尼的这笔订单“插队”生产。15个工人,工作量翻了两倍,三天后交了货。“下货前,那台生产净水器的机器,一直是热的。“

     

                                                                           卖给穷人

     

    前不久,尤彦龙去了一趟非洲。

    从肯尼亚西部城镇——埃尔多雷特,坐了一个小时的车,跟着大部队到了伊腾小镇。

    白云底下,一道红色的拱门跨在马路上,上面写着“欢迎来到冠军之乡—伊腾。”这个四万多人的小镇,职业赛跑运动员就有3000人。那里是有名的“长跑冠军之乡”。因为当地经济比较落后,大家要靠跑步,才能出人头地。

    尤彦龙说,一路上,他们买了好几瓶500Ml的矿泉水。当地,一个建筑工人的月收入,只有几百元人民币。医生是那里社会地位较高的职业,月薪也不过1000多元。“那里一瓶水折合成人民币是5块钱,你想当地人怎么买得起日常饮用的矿泉水?”

    在伊藤,饮水的现状触目惊心:大部分的居民,直接喝井水。连水井都没有的居民,就喝河水、湖水。“那里的生水虽然看着跟咱们的自来水没什么区别,但细菌超标太严重了。”

    因为买不起饮用水,他曾亲眼看到,一群学校的孩子,争先恐后地抢井水喝。在他去之前,那里才刚刚发生过瘟疫、疟疾。

    尤彦龙把自己带去100套净水器,直接捐给了当地人。他说,“一个净水器,只要150元就能满足一家三口的饮水需求。”

    眼下,他的工厂规模已经比初创时扩大了10倍,一个月最多能生产10万套户外净水器。产能加大之后,价格还能更便宜。他要把产品卖给那些买不起美国净水器的穷人们。




  • 批量采购便宜多了。




  • 666,解决了非洲难民喝水难的为题



3 回复

与 外贸社区|外贸圈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