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国际站
返回旧版 新版反馈
关闭 评分
铜币:
剩余
* 评分才能提交噢
理由:

 | 
只看楼主


  • 0 楼#

    雨果网

    • 粉丝
      1661
    • 人气
      1431
    • 积分
      40
    • 铜币
      10905

        【深陷外贸连环计】第一部 第一部 欧洲客户要起诉  http://waimaoquan.alibaba.com/bbs/read-htm-tid-450847-fid-179.html
         上期C周刊已有提及,欧洲客户以交货期延迟为由,要求Brian退还订金并支付生产延期的赔款。客户还告知,若不按此要求,将付诸法律行动。
         而在此之前,该欧洲客户态度并没有这么强硬。Brian后来才得知,原来有人从中“作梗”,对整个事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使欧洲客户态度发生了急转弯。
         两件看似毫无关联的事情,两个看似毫无关系的人物,竟然牵扯在一起,使事情变得复杂无比。
         Brian告诉C周刊,这位从中推波助澜的人是他曾经的合作伙伴,一位新加坡籍华人,他叫Danny(化名)。


    合伙注册香港公司

         2009年,Brian通过B2B平台认识了Danny。不过,直到2011年5月,Danny提出双方开展塑料餐具和塑料衣架等产品的外贸合作,并商讨来华采购事宜。
         “后来,他来到中国,我陪他先后考察了金华和义乌等地的多家工厂。同时,经进一步的洽谈了解,Danny得知我欲回金华创业,而其本人又急需一位能协助他完成在中国大陆采购和出口的合作伙伴。于是,他提议能否考虑与他合作成立采购办事处。该办事处仅负责与Danny有关的业务采购,可设于金华市,且双方共同出资。他会负责支付用于部分场地租金及全部员工的工资,我负责支付剩余场地租金,并招聘员工及运营管理。” Brian说。
         对于此提议,Brian因考虑其中风险较大,而自己又已经以个人名义注册并运作了一家外贸公司,所以并未马上答应。
         2011年6月,Danny二次来华,并再次提议这种合作。Brian经再三考虑,终于答应,但要求新公司以Danny个人名义在华注册,他仅作为新公司的管理人员。不过Danny却未答应,而是又提出新的合作方案:即由双方共同出资,Danny占有新公司51%的股份,其余股份属于Brian。
         “按照这种合作方式,我只负责管理其在华招聘的员工,及与他有关订单的跟进与出口事宜,不追加任何形式的投资。新公司发生任何业务并产生实际利润的,他承诺利润与我平均分配。我考虑到Danny为新加坡国籍,为进一步降低风险,故我要求他将资金直接汇入新公司账号,但他以这部分资金无法流动为由拒绝了。” Brian说。
         后来,Danny又提出先于香港注册公司,并在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前提下,以香港公司名义申请驻金华市办事处资格。
         对于这一新提议,Brian并未觉得有何不妥,所以就答应了。至此,双方达成合作共识,并约定于2011年7月1日前签署合作协议,同时在金华市区租房办公。随后,俩人合作的香港公司也注册完成。


    合作伙伴突然失踪

         在双方洽谈合作的过程中,同时进行的还有另外一件事,就是上述提及的Danny要采购的塑料产品。在2011年6-9月,Brian协助Danny在国内寻找该产品的制造工厂。
         在此期间,Danny先后3次来华考察模具生产、确认材料,同时查看金华办事处的人员招聘及运作情况。
         2011年9月,Brian协助Danny与温州一家私人加工厂谈成该产品的生产合同。由于Danny不能长期逗留中国境内,因此有关生产合同的签署则由Brian代表签字盖章,并由采购办事处的员工负责处理货物验收等事项。
         2011年10月底,Danny最后一次来华到温州工厂验货,并要求分批出口总价值约为12万元的塑料产品。
         2011年11月,Brian根据Danny的要求,将首批塑料产品出口至新加坡,收货方是Danny个人控股的公司。
         不过,由于这家温州加工厂延期交货,在Danny的说服之下,工厂同意以货到付款的方式,先将第二批塑料产品交货,同时Danny亲自与加工厂老板单独签订该笔业务的付款协议保证合约。
         “我依旧根据他的指令,于2011年11月末将第二批塑料产品出口至Danny在新加坡的公司。然而,他却以11月中旬起到他国旅游度假,无法按时支付2批货物海运费为由,要求我先垫付首批及第二批货物全部约合计20000元人民币的海运费。” Brian说。
         在此合作期间,新公司所有实际发生的资金往来均由Danny直接汇入Brian的个人账户(包括金华市采购办事处的员工工资等费用),再由Brian进行相应的支付。
         “我多次要求他将资金汇至香港公司账户,均遭拒绝。2011年12月初,在没有任何纠纷,没有任何先兆之下,他突然中断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合作方的联系,其中包含温州加工厂。后来加工厂老板终于打通电话,并对他进行电话催款时,他告诉工厂老板说合同是我签署盖章的,并指示他出口发货,因此货款须由我支付。此时,我才发现他之前的行为有诈骗嫌疑。” Brian说。
         2012年1月初,Brian与加工厂老板到当地派出所报案,但被告知涉外案件应到市公安局报案,所以报案没有成功。
         “考虑到2012年春节将至,我与加工厂老板协商后,决定先由我垫付人民币32000元作为塑料合同的货款以解加工厂的燃眉之急,并约定春节后再行报案。另一方面,由于Danny的突然消失,且不再处理香港公司的事务和支付员工工资、办公费用、差旅费用等合作协议约定的4个月时间的各项费用,共计人民币7万多元,这些都由我先行垫付。” Brian说。
         对于与Danny合作的整个事件,Brian认为对方以合作为名,成立空壳公司,让Brian出面作为处理香港公司运作、供应商洽谈、产品生产合同签署、货物出口发货等所有事项的责任人,并在骗取货物成功后,以生产合同署名为Brian的名义将相关责任转嫁给他。


    一封“诽谤”的邮件

         春节过后,Brian向当地公安局报了案,并向在新加坡的浙商团体寻求帮助。
         与此同时,Brian还与向其采购军用包的欧洲客户纠结中。今年1月份,欧洲客户的一封邮件让Brian及其团队大为震惊:原来失踪已久的Danny居然发了一封邮件给这位欧洲客户,欧洲客户将其邮件原文转发给Brian,并威胁称说他们有证据在手,让他对欧洲订单的事情处理上“小心为妙”。
         这封邮件的内容大意如下:Danny告诉欧洲客户说他与Brian曾是合作伙伴,并称Brian公司没有能力生产这批订单,而且生产期也肯定赶不上,是故意骗钱的,希望欧洲客户抓紧起诉Brian。
         “欧洲客户下单时,Danny已和我开始合作,所以他知道这个欧洲客户的事情。估计是得知我通过新加坡当地的华商组织给予新加坡官方压力时,他采取的一种报复行动。”Brian说。
         在Brian与欧洲客户僵持之际,Danny的邮件让欧洲客户不明就里,对Brian的态度发生巨大转变,原本可协商解决的事情也变得“刀枪相见”,让Brian郁闷无比。


    把新加坡公司注销

         Danny的行为让Brian大动肝火,他不仅请了律师随时准备应付可能发生的国际官司,还不断通过新加坡当地的浙商团体给予新加坡官方压力。
         “去年有一批货出口,Danny让我将清关金额报低一点,出口货物比如原先是20万元,我给他快递的发票按照他的意思才做了2万多元。他说他在当地有办法清关掉。今年3月,我的律师说他在国外说我们的货值就是2万多元。我火了,去国内的海关把出口额为20万元的数据调出来,随后律师发函告知他,如果他不付款,我这边就把他骗取当地海关清关的事情告知新加坡海关。于是,他在这几个月把自己公司注销了。” Brian说。
         最近,在新加坡的浙商团体相关负责人回复Brian,说对方已将公司注销,追收货款难度加大。
         新加坡浙商团体的负责人称:“我们催了新加坡官方多次,他们觉得你公司与新加坡方贸易纠纷的事情协调起来非常麻烦:一是本身双方合作中有许多不规范的地方;二是新加坡那家公司已经注销。他们建议采取法律手段解决。于是我们又去帮你咨询了新加坡有关的律师事务所。当地律师认为此案金额不大,走法律仲裁或打官司的途径,有可能得不偿失。法律人士建议你尝试找新加坡的讨回货款公司私下解决或许更便捷。新加坡有很多合法的讨回货款公司(你可以上网找下,他们讨回货款的方式也都相当合法、合理,不会乱来,以合法手段逼得债务人难受,从而达到付款的目的)。你可与这类公司洽谈,由其负责追讨,再对讨回的款项进行分成(通常你可以得到70%左右的款项,其余作为讨回货款公司的收益)。”
         截至本文发稿前,发生在Brian身上的两件事情均未有结果。Danny在6月份公司注销后,还发了一封邮件给Brian的欧洲客户,称“Brian已吞并其在中国的公司”等等。
         对于Danny的从中“作梗”,Brian也不断向其欧洲客户进行解释。最近,让他颇感意外的是,欧洲客户态度已有所缓和,似乎有私下协商的意向。目前的Brian还在为这两件郁闷之事忙碌着。
         岂料,“前院水未堵,后院又失火”。就在Brian斡旋于欧洲、新加坡两个案件之时,配合其打样生产欧洲客户订单的加工厂又有事起……
         C周刊下期将继续关注Brian的这一罕见案例,终结篇敬请期待。

      【深陷外贸连环计】三部曲分别发表在《C周刊》外贸杂志2012年6、7、8月刊。猛戳:http://cweekly.cifnews.com/
    外贸人,淘资讯、淘商机,就上雨果网:http://www.cifnews.com/

  • 1 楼#

    szdmpc

    • 粉丝
      0
    • 人气
      90
    • 积分
      35
    • 铜币
      2

    这点钱,至于么?新加坡商人穷成这样了?

  • 2 楼#

    cn1500054384

    • 粉丝
      250
    • 人气
      1209
    • 积分
      407
    • 铜币
      464


  • 3 楼#

    gz3d

    • 粉丝
      1
    • 人气
      195
    • 积分
      155
    • 铜币
      8

    很精彩,期待后续跟进!

  • 4 楼#

    syscan

    • 粉丝
      20
    • 人气
      779
    • 积分
      0
    • 铜币
      1571


  • 5 楼#

    Emma Huang

    • 粉丝
      16
    • 人气
      846
    • 积分
      25
    • 铜币
      525


  • 6 楼#

    cn1500047596

    • 粉丝
      24
    • 人气
      1098
    • 积分
      0
    • 铜币
      232


  • 7 楼#

    cn1500065692

    • 粉丝
      3
    • 人气
      488
    • 积分
      0
    • 铜币
      437

    精彩,期待下文

  • 8 楼#

    kaiweiloader

    • 粉丝
      4
    • 人气
      778
    • 积分
      0
    • 铜币
      406

    呃。。。。这个新加坡人开始就居心不良啊

  • 9 楼#

    cn1500315645

    • 粉丝
      15
    • 人气
      872
    • 积分
      0
    • 铜币
      854


  • 10 楼#

    在路上-sundy

    • 粉丝
      4
    • 人气
      227
    • 积分
      0
    • 铜币
      53

    新加坡人真这么恶心么?

  • 11 楼#

    cn1000677378

    • 粉丝
      2
    • 人气
      230
    • 积分
      0
    • 铜币
      25

    跟华人做生意要提高警惕!!!血的教训

  • 12 楼#

    wall sticker

    • 粉丝
      2
    • 人气
      271
    • 积分
      0
    • 铜币
      32

    小心骗子,做外贸真心不容易

  • 13 楼#

    Fanny6

    • 粉丝
      11
    • 人气
      322
    • 积分
      0
    • 铜币
      136

    好惊险,好像看商场风云一样。继续关注。

  • 14 楼#

    cn1500107080

    • 粉丝
      1
    • 人气
      405
    • 积分
      0
    • 铜币
      207

    为楼主辛苦的付出赞一个

  • 15 楼#

    X

    • 粉丝
      26
    • 人气
      133
    • 积分
      5
    • 铜币
      119

    真够纠结的,做事还是谨慎为妙

  • 16 楼#

    hjkj

    • 粉丝
      261
    • 人气
      1151
    • 积分
      0
    • 铜币
      35

    thanks for sharing,啥客户都有

  • 17 楼#

    qixintixa

    • 粉丝
      1
    • 人气
      95
    • 积分
      0
    • 铜币
      3

    人心隔肚皮。做事需谨慎。

  • 18 楼#

    lydia111

    • 粉丝
      1
    • 人气
      367
    • 积分
      0
    • 铜币
      39

    不是说新加坡法律是世界上最严格的吗? 还法规出来这样的人渣吗?

  • 19 楼#

    lydia111

    • 粉丝
      1
    • 人气
      367
    • 积分
      0
    • 铜币
      39




  •     【深陷外贸连环计】第一部 第一部 欧洲客户要起诉  http://waimaoquan.alibaba.com/bbs/read-htm-tid-450847-fid-179.html
         上期C周刊已有提及,欧洲客户以交货期延迟为由,要求Brian退还订金并支付生产延期的赔款。客户还告知,若不按此要求,将付诸法律行动。
         而在此之前,该欧洲客户态度并没有这么强硬。Brian后来才得知,原来有人从中“作梗”,对整个事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使欧洲客户态度发生了急转弯。
         两件看似毫无关联的事情,两个看似毫无关系的人物,竟然牵扯在一起,使事情变得复杂无比。
         Brian告诉C周刊,这位从中推波助澜的人是他曾经的合作伙伴,一位新加坡籍华人,他叫Danny(化名)。


    合伙注册香港公司

         2009年,Brian通过B2B平台认识了Danny。不过,直到2011年5月,Danny提出双方开展塑料餐具和塑料衣架等产品的外贸合作,并商讨来华采购事宜。
         “后来,他来到中国,我陪他先后考察了金华和义乌等地的多家工厂。同时,经进一步的洽谈了解,Danny得知我欲回金华创业,而其本人又急需一位能协助他完成在中国大陆采购和出口的合作伙伴。于是,他提议能否考虑与他合作成立采购办事处。该办事处仅负责与Danny有关的业务采购,可设于金华市,且双方共同出资。他会负责支付用于部分场地租金及全部员工的工资,我负责支付剩余场地租金,并招聘员工及运营管理。” Brian说。
         对于此提议,Brian因考虑其中风险较大,而自己又已经以个人名义注册并运作了一家外贸公司,所以并未马上答应。
         2011年6月,Danny二次来华,并再次提议这种合作。Brian经再三考虑,终于答应,但要求新公司以Danny个人名义在华注册,他仅作为新公司的管理人员。不过Danny却未答应,而是又提出新的合作方案:即由双方共同出资,Danny占有新公司51%的股份,其余股份属于Brian。
         “按照这种合作方式,我只负责管理其在华招聘的员工,及与他有关订单的跟进与出口事宜,不追加任何形式的投资。新公司发生任何业务并产生实际利润的,他承诺利润与我平均分配。我考虑到Danny为新加坡国籍,为进一步降低风险,故我要求他将资金直接汇入新公司账号,但他以这部分资金无法流动为由拒绝了。” Brian说。
         后来,Danny又提出先于香港注册公司,并在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前提下,以香港公司名义申请驻金华市办事处资格。
         对于这一新提议,Brian并未觉得有何不妥,所以就答应了。至此,双方达成合作共识,并约定于2011年7月1日前签署合作协议,同时在金华市区租房办公。随后,俩人合作的香港公司也注册完成。


    合作伙伴突然失踪

         在双方洽谈合作的过程中,同时进行的还有另外一件事,就是上述提及的Danny要采购的塑料产品。在2011年6-9月,Brian协助Danny在国内寻找该产品的制造工厂。
         在此期间,Danny先后3次来华考察模具生产、确认材料,同时查看金华办事处的人员招聘及运作情况。
         2011年9月,Brian协助Danny与温州一家私人加工厂谈成该产品的生产合同。由于Danny不能长期逗留中国境内,因此有关生产合同的签署则由Brian代表签字盖章,并由采购办事处的员工负责处理货物验收等事项。
         2011年10月底,Danny最后一次来华到温州工厂验货,并要求分批出口总价值约为12万元的塑料产品。
         2011年11月,Brian根据Danny的要求,将首批塑料产品出口至新加坡,收货方是Danny个人控股的公司。
         不过,由于这家温州加工厂延期交货,在Danny的说服之下,工厂同意以货到付款的方式,先将第二批塑料产品交货,同时Danny亲自与加工厂老板单独签订该笔业务的付款协议保证合约。
         “我依旧根据他的指令,于2011年11月末将第二批塑料产品出口至Danny在新加坡的公司。然而,他却以11月中旬起到他国旅游度假,无法按时支付2批货物海运费为由,要求我先垫付首批及第二批货物全部约合计20000元人民币的海运费。” Brian说。
         在此合作期间,新公司所有实际发生的资金往来均由Danny直接汇入Brian的个人账户(包括金华市采购办事处的员工工资等费用),再由Brian进行相应的支付。
         “我多次要求他将资金汇至香港公司账户,均遭拒绝。2011年12月初,在没有任何纠纷,没有任何先兆之下,他突然中断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合作方的联系,其中包含温州加工厂。后来加工厂老板终于打通电话,并对他进行电话催款时,他告诉工厂老板说合同是我签署盖章的,并指示他出口发货,因此货款须由我支付。此时,我才发现他之前的行为有诈骗嫌疑。” Brian说。
         2012年1月初,Brian与加工厂老板到当地派出所报案,但被告知涉外案件应到市公安局报案,所以报案没有成功。
         “考虑到2012年春节将至,我与加工厂老板协商后,决定先由我垫付人民币32000元作为塑料合同的货款以解加工厂的燃眉之急,并约定春节后再行报案。另一方面,由于Danny的突然消失,且不再处理香港公司的事务和支付员工工资、办公费用、差旅费用等合作协议约定的4个月时间的各项费用,共计人民币7万多元,这些都由我先行垫付。” Brian说。
         对于与Danny合作的整个事件,Brian认为对方以合作为名,成立空壳公司,让Brian出面作为处理香港公司运作、供应商洽谈、产品生产合同签署、货物出口发货等所有事项的责任人,并在骗取货物成功后,以生产合同署名为Brian的名义将相关责任转嫁给他。


    一封“诽谤”的邮件

         春节过后,Brian向当地公安局报了案,并向在新加坡的浙商团体寻求帮助。
         与此同时,Brian还与向其采购军用包的欧洲客户纠结中。今年1月份,欧洲客户的一封邮件让Brian及其团队大为震惊:原来失踪已久的Danny居然发了一封邮件给这位欧洲客户,欧洲客户将其邮件原文转发给Brian,并威胁称说他们有证据在手,让他对欧洲订单的事情处理上“小心为妙”。
         这封邮件的内容大意如下:Danny告诉欧洲客户说他与Brian曾是合作伙伴,并称Brian公司没有能力生产这批订单,而且生产期也肯定赶不上,是故意骗钱的,希望欧洲客户抓紧起诉Brian。
         “欧洲客户下单时,Danny已和我开始合作,所以他知道这个欧洲客户的事情。估计是得知我通过新加坡当地的华商组织给予新加坡官方压力时,他采取的一种报复行动。”Brian说。
         在Brian与欧洲客户僵持之际,Danny的邮件让欧洲客户不明就里,对Brian的态度发生巨大转变,原本可协商解决的事情也变得“刀枪相见”,让Brian郁闷无比。


    把新加坡公司注销

         Danny的行为让Brian大动肝火,他不仅请了律师随时准备应付可能发生的国际官司,还不断通过新加坡当地的浙商团体给予新加坡官方压力。
         “去年有一批货出口,Danny让我将清关金额报低一点,出口货物比如原先是20万元,我给他快递的发票按照他的意思才做了2万多元。他说他在当地有办法清关掉。今年3月,我的律师说他在国外说我们的货值就是2万多元。我火了,去国内的海关把出口额为20万元的数据调出来,随后律师发函告知他,如果他不付款,我这边就把他骗取当地海关清关的事情告知新加坡海关。于是,他在这几个月把自己公司注销了。” Brian说。
         最近,在新加坡的浙商团体相关负责人回复Brian,说对方已将公司注销,追收货款难度加大。
         新加坡浙商团体的负责人称:“我们催了新加坡官方多次,他们觉得你公司与新加坡方贸易纠纷的事情协调起来非常麻烦:一是本身双方合作中有许多不规范的地方;二是新加坡那家公司已经注销。他们建议采取法律手段解决。于是我们又去帮你咨询了新加坡有关的律师事务所。当地律师认为此案金额不大,走法律仲裁或打官司的途径,有可能得不偿失。法律人士建议你尝试找新加坡的讨回货款公司私下解决或许更便捷。新加坡有很多合法的讨回货款公司(你可以上网找下,他们讨回货款的方式也都相当合法、合理,不会乱来,以合法手段逼得债务人难受,从而达到付款的目的)。你可与这类公司洽谈,由其负责追讨,再对讨回的款项进行分成(通常你可以得到70%左右的款项,其余作为讨回货款公司的收益)。”
         截至本文发稿前,发生在Brian身上的两件事情均未有结果。Danny在6月份公司注销后,还发了一封邮件给Brian的欧洲客户,称“Brian已吞并其在中国的公司”等等。
         对于Danny的从中“作梗”,Brian也不断向其欧洲客户进行解释。最近,让他颇感意外的是,欧洲客户态度已有所缓和,似乎有私下协商的意向。目前的Brian还在为这两件郁闷之事忙碌着。
         岂料,“前院水未堵,后院又失火”。就在Brian斡旋于欧洲、新加坡两个案件之时,配合其打样生产欧洲客户订单的加工厂又有事起……
         C周刊下期将继续关注Brian的这一罕见案例,终结篇敬请期待。

      【深陷外贸连环计】三部曲分别发表在《C周刊》外贸杂志2012年6、7、8月刊。猛戳:http://cweekly.cifnews.com/
    外贸人,淘资讯、淘商机,就上雨果网:http://www.cifnews.com/



  • 这点钱,至于么?新加坡商人穷成这样了?






  • 很精彩,期待后续跟进!












  • 精彩,期待下文



  • 呃。。。。这个新加坡人开始就居心不良啊






  • 新加坡人真这么恶心么?



  • 跟华人做生意要提高警惕!!!血的教训



  • 小心骗子,做外贸真心不容易



  • 好惊险,好像看商场风云一样。继续关注。



  • 为楼主辛苦的付出赞一个



  • 真够纠结的,做事还是谨慎为妙



  • thanks for sharing,啥客户都有



  • 人心隔肚皮。做事需谨慎。



  • 不是说新加坡法律是世界上最严格的吗? 还法规出来这样的人渣吗?





122 回复

与 外贸社区|外贸圈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